君唤渔火

等故事讲到够长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梗想好了大纲打完了伏笔决定了场景出现了。
可就是不想写。

回来了。

特地拿手机就是为了见证这个日子。
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叶修。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叶苏】彼时

“吱——”

  苏沐秋推开他家那深棕色的木门时,就看到了一位男子站在门前。

  那人生的一副好皮囊。眉眼露出些少年独有的神采。眼神极亮,有点儿像三伏天里空旷地上,满地金黄。这第一眼,可就把苏沐秋给吸引住了。

  “请问?”苏沐秋说。

  那人指指门旁贴着的告示,说,“你这儿可以比武是么?”

  “……对的。进来吧。”苏沐秋对于大早上就有人来比武这一点感到惊讶。

  “好。”

 

  苏沐橙对于有人来家里比武这件事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天来的人有点特殊——其实也还好。但是苏沐橙莫名觉得,这人给她的感觉跟那些寒门学子啊,习武多年的精壮男子啊,都不一样。跟哥哥站在一起时,差别就愈发大了。

  苏沐橙看着正比武比得兴起的苏沐秋,又看看那位虽然脸上漫不经心,但以她这种半吊子水准都能看出,对于苏沐秋的攻击,他是有认真对待的。

  她折了枝桃花下来,坐在树下。耐心地欣赏这场高水准的比武。

 

  最后还是那位男子赢了。苏沐秋不服气,说要再来一场。

  “不了不了。”那位男子说。

  “我还没吃早饭呢。”

  “一起吃吧。”苏沐橙提议。

  那位男子转过身来,目光短暂地停留在她这儿,又迅速转过去问苏沐秋,“你妹妹?”

  “对啊。”

  “你好。我叫叶修。”他说。

  “苏沐橙。”

  “苏沐秋。”

 

 

  叶修从此就在苏家兄妹这儿住了下来。每天两人都要比武,亦或是作诗下棋。几乎每次都是苏沐秋差一点儿。这可让他不太高兴,但也愈发佩服叶修的能力——也更加想赢过他了。久而久之苏沐秋也开始赢,每次赢了之后他都很开心。这时候叶修就站旁边,很无奈地抱臂看着他。

  苏沐橙最擅长作画,吟诗抚琴也不错。有次苏沐秋和叶修在院子里闹,正好赶上苏沐橙练画。少年的衣角翻飞,身材匀称看着舒服,手臂的线条更是流畅。叶修在那闹苏沐秋,苏沐秋一边笑一边要去讨回公道。两个人跑来跑去丝毫不嫌累。原本苏沐秋的头发是拿发带束着的,风一吹再加上跑动,发带一松,他头发落下来。恰恰好一朵桃花被风簪在苏沐秋耳边。

  苏沐秋长的并不女气,是个倜傥少年郎。意气风发也有点小温柔。他挺白,白过北方的冬雪。他一笑,只想让人带他去江南欣赏一场绚丽的烟火,在夜色下被他那双眼睛看进心里。从此成了梦里挥之不去的那抹光。

  公子站在树下,桃花在他耳边。他微微垂着头,嘴角勾起,身形挺拔,宛若谪仙临世。

  叶修一转头瞧见,生生愣在了当场。

 

  苏沐橙把这一幕在心里倒带回放暂停,花了点时间总算画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苏沐橙笑嘻嘻地问。

  “好极了。”叶修先开了口。

  “那是,我妹妹什么都好。”苏沐秋说。

  于是又闹成一团。

 

 

  后来苏沐秋和叶修之间的气场就变得很微妙。最先察觉这一点是苏沐橙。两人举手投足时的感觉都很奇怪。尤其是叶修。

  他对苏沐秋的关心多了不少。有事没事就望一眼,有什么要商量也是条件反射去看他。苏沐秋一个人写诗弹琴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极认真的看。那目光太过炽热,连苏沐秋都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了你?”苏沐秋问。

  “没没,你继续。”叶修答。

  她亲哥哥疑惑了一阵,见叶修没反应,继续干他的事去了。

  苏沐橙原以为这种怪异会在一段时间后消除。但天不逐人意,两人之间的气场已经让她开始产生危机感了。

  但她一个女儿家家的,这样开门见山去问她自己也觉得不妥当。万一什么事也没有呢?最重要的是,她哥哥明明已有了察觉的迹象,却什么也没有说。

  苏沐橙愈发摸不着头脑。

  

  抛下这些事,眼前最紧要的,是即将到来的科举。为此事,叶修和苏沐秋天天练习。院子里日日都有读书声和比武时武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饶是苏沐橙不需要参加,也不免为此紧张起来。她知道这关系到两人的未来。也不敢打扰,只偶尔做做吃食或是抚琴。

  

  一转眼就该启程去京城了。但出发前几日,三人住处来了一辆马车。

  

  那马车平凡无奇,没有装饰颜色也沉。从车上下来一位男子,穿着特殊的制服——具体是什么苏家兄妹都不知晓。他指名要见叶修。

  苏沐橙去叫的时候,叶修正在写字。他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现在去。”叶修将笔放下,理了理衣服。

  之后的事颇为奇怪——那位男子要单独和叶修谈。起先苏家兄妹想一块儿听,被人拦在外面。叶修瞧见了,说,“沐秋,带沐橙出去走走。我到时去找你们。”苏沐秋看了看叶修,转头领着他妹妹往外走。

 

  苏沐秋和苏沐橙走在街上。苏沐秋很明显心不在焉,苏沐橙踌躇了一下,还是问,“哥哥,你和叶修……?”

  苏沐秋转头,“嗯?”

  苏沐橙本就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问的,毕竟这事要是真像她想的那样那就太劲爆了。那是她哥哥,她当然给予祝福,只你让她再开口问?那太难为苏沐橙了。

  苏沐秋看见妹妹红红的脸,心念一转明白了。他揉揉苏沐橙的头,“是的。”

  苏沐橙惊讶极了,被证实她早已有的想法还是不能使她稍微镇定一点儿,“真的?”

  苏沐秋点头,“不骗你。”

  “可……”大昭民风虽开放,但这方面仍算禁区。况且以苏沐橙看来,叶修很明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我知道。”苏沐秋说,“我们都知道。”

  苏沐橙张张口,什么也没说。

  她想她明白了。

 

  在一个他们常去的店铺外,苏家兄妹看见了叶修。

  他看见两人,挥了挥手。

  “有件事。”他说,“我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参加科举了。”

  “为什么?”苏沐秋问。

  “……父亲叫我回去。”叶修答。

  “回到哪儿去?”苏沐秋问。

  “这我没办法说。”叶修说。

  苏沐秋一拳打在叶修右胸,而叶修不闪不避,硬生生受了。

  苏沐秋自然没打太重,他缓了缓,说,“那你还回来?”

  “嗯。”三人至此无话。

 

  苏沐橙没想到,刚刚证实的事情,转眼就因为陡生的变故,打乱回不到原样了。

  苏沐秋没想到,叶修会走——亦或者说是,那么快走。

  叶修没想到,沉重的枷锁最后,还是加诸在他身上。

 

  “那么说,那人来找你,就是让你回去啰?”

  “对。”

  “……”

 

  苏沐秋和苏沐橙送叶修上了马车,然后关上这扇深棕色的木门。

  “我们也得走了。”苏沐秋说。

  “嗯。”苏沐橙点头。

 

 

  京城比钱塘繁华太多。到了客栈,苏沐秋安顿好苏沐橙,就自己出去走走。

  他呼出一口浊气。和叶修关系的明了,紧接着他要离开,然后两人来到京城。这三件事不过发生在十日之内。这些通通被他塞在心口,闷得慌也不打算解决。他自我感觉十分奇妙。说不上是惊讶亦或是早有心理准备……

  苏沐秋望望湛蓝一如既往的天空,往客栈走去。

 

  谁料,变故再生。

  大昭朝第三位帝皇,昭帝驾崩。

  大皇子登基,科举延后两月。

 

 

 

 

  五月。

  京城已逐渐热起来。苏沐橙撑着把伞站在门口。

  吱呀吱呀驶来一辆马车,苏沐秋从上面跳下来。

  “考得怎么样?”她问。

  “很好很好。”苏沐秋笑。

 

  会试过后便是殿试。苏沐秋跪在地上听太监宣读旨意。他已出了些汗,头也有点晕。前些日子中了暑,如今还留了点后遗症在那儿阴魂不散。

  “苏沐秋。”太监捏着嗓子尖声叫道。

  苏沐秋走上前去。他微微仰起头,不着痕迹地打量坐在龙椅上,年轻的帝皇。

  却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皇帝微微笑了笑,有志在必得的意味。

  但苏沐秋已顾不了那么多了,脑里只剩下那双他描绘过许多次的眼睛。在他脑里打着转儿骚扰他,他的唇干涩,心里却流过潺潺的溪。

  那是叶修。

 

  “宣状元晋见——”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越过太监走进御书房内。

  椅子上的人瞧见他来,换了个姿势,说,“爱卿随便坐。”

  苏沐秋如何听不出他言语里促狭的意味,也不管他,径自走到他面前。

  “要不要给我个解释?”他压低了声音。

  叶修挑挑眉,起身拉着他坐下,“瞒你是我不对还不行么,这事我哪能乱和人说。”

  苏沐秋看他,“嗯?”

  叶修一愣,随后无奈笑笑,“好好好,苏状元。依你,依你。”

  苏沐秋早不气了,只故意捉弄下他。当下也就点点头,

  叶修倒是看出来点端倪,说,“得,这些日子长进了啊?”

  苏沐秋轻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听说过吗?昭帝?”

  “朕只听说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爱卿意下如何?”

  “……”

 

  随后的日子也算顺风顺水。叶修收拾先帝的烂摊子忙忙碌碌,苏沐秋受命去训练士兵,恨不得住在训练场。苏沐橙陪着苏沐秋,有时也帮忙看看文件。

  过了三月有余,叶修亲自去见了一趟苏沐秋。

  苏沐秋正在看士兵们负重练习,直到众人齐齐开始行礼才反应过来。

  叶修慰问了几句,让他们继续训练,跟苏沐秋单独谈了一谈。

  “年后要出征。”叶修说

  “明年三月?”苏沐秋问。

  “二月底三月初左右吧。”叶修答。

  “为何要去?”苏沐秋疑惑,心里飞快划过大昭周遭国家的情况。

  “大昭北边被强占的土地,该让他们还回来了。”叶修一字一句。

  “那可不少。”

  “对的。”

  “看来是不能谈啰?”

  “嗯。”

  苏沐秋沉吟了一下,说,“大致要多少人?”

  “五到八万可以了,再多也供不起。”

  “嗯。”苏沐秋点了点头。

  “大昭打算通商贸易,外售。那些地挡着,总归不方便。”

  “而且还膈应。”苏沐秋说。

  叶修笑,“确实。”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这不可谓不艰巨,尽力而为。”

  苏沐秋行礼,“臣等将全力以赴。”

  

  启元元年三月初一。京城。

  苏沐秋身着战袍,骑在马上,身后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城墙上站着叶修,苏沐橙,及一干文武大臣。

  战鼓声逐渐清晰,该启程了。

  苏沐秋回头,正撞上叶修的目光。

  那双眸子依旧明亮,点着了过往的岁月,似乎又让人回到了那年院里,无忧无虑的时光。

  曾一同吟诗练字,比武下棋。

  而如今,他将这一重任交托与我。

  八万人的性命。

  苏沐秋扬起马鞭,身后士兵列队与他一起。

  出征。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隐匿直至6.20
看见的文全是定时。

【全职/张佳乐中心向】梦醒就再次启航

*要隐匿一个月啦。

〈故事开始在,最初的那个梦中。〉

  我叫安歌,一个奇怪的物种。
  我不是人,认真说是一个意识体。我大概也可以被叫做人类世界里的梦精灵。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去人的梦里逛一圈,可以看见很多很多有趣的事物。
  今天我去的梦的主人叫做张佳乐。根据我看的资料,他是玩电竞(是这个名字吗?)游戏,并以此谋生的。我没玩过那什么荣耀,意识体世界的游戏也很无聊。所以这会是一次很棒的旅行吧?
  我出发咯!

  荣耀海报铺满大街小巷的第二年。这个名叫张佳乐的男生接触了荣耀,选择了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并深深喜爱上了这个游戏。
  第一个出现的,我不认识的人,叫做孙哲平。
  狂剑士提着重剑冲到百花缭乱面前,邀请他与自己一起。
  张佳乐答应了。这难道就是一切的开始吗?
  我看看张佳乐眉眼青涩的脸,瞧见他微微勾起的嘴角。
  这个时候的他还挺开心的呢!我想。

  后来他们两个人就找时间磨合,一开始,两人对不上节奏时,我还蛮淡定。正常,正常。但他们两个人的默契值涨幅不大,甚至于说是非常慢了。我到后来也不耐烦,盯着屏幕上的狂剑士长达十分钟——然后我的眼睛……
  咳!
  不过,这也许未必是什么坏事。当他们两人磨合成型之后,威力比我想象中大太多了。
  张佳乐这人,哦还有孙哲平,都很厉害呢。
  我被刷新了对游戏的认知。

  他们逐渐有了队友,去参加了许多比赛。我对除张佳乐,大概还有孙哲平?之外的人的感觉都比较模糊,我还没到能完整感知一个梦境的程度呢!队员们都很热情,意气风发这个词怎么样?有点像我以前见过的,红艳艳的花海。
  诶还有,他们的队名叫百花。

  因为我只接触百花这支队伍。所以在我认知里,他们就是最好的,战斗力最强的。但在第三赛季时,被一叶之秋给正面突破了张队和孙队的配合。
  张队有点沮丧,但是孙队倒是还好。他拍了拍张队的肩,告诉他还有机会。
  师父曾教我,一语成谶。

  第四赛季的时候百花止步四强。第五赛季时大家都整装待发。可是孙队的手出事了。
  那时才到赛季中期,但他已不能参加比赛了。我还记得张队的眼神,活生生把我吓懵了。
  那气场实在有点可怕。一点儿也不像那个平时常笑的张佳乐。
  也许到这时我才会想起。张佳乐这个人,虽然浪漫主义,但骨子里是个实打实的纯爷们。
  他平时太开朗,太活泼,以至于我都忘了我才见他时的模样。
  少年胸有乾坤,心燃烈火,鲜花装裱。

  再后来我看着张佳乐追逐,战斗,最后一步,失之交臂。
  我总能把梦境里的一切定义成一次旅行。雁过无痕,我只是一个过客,我经历了之后,除了把这一切存储下来,并不能保留些什么。他的轨迹里也不会有我的痕迹,更不会记得我。但我,安歌。陪着他做了一场盛大的糅杂着许多情感的梦。入了戏,上了心。因他,我第一次如此希望我能真真切切活在这世上。
  我为他触手可及而又失去哭过,为他深夜训练逼迫自己难受过,为他比赛时场下场上透露出的疯狂心焦过,为他一次次跌倒再爬起热血过。
  我出不去了啊。
  我叫他张队,叫孙哲平孙队。因为我希翼我自己能做他,他们的队员,在关键时刻铺好走向冠军的道路。
  我知道不可能的。
  有点可笑吗?爱去别人梦里逛的意识体,最终也有了一个梦。
  我在古书里读到过一句话: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还读到过一个词。
  喜欢。
  ……

  第七赛季时他退役了,心灰意冷。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网游里。
  我悄悄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
  不要放弃追逐胜利,不要从此告别荣耀。
  有好友告诉他他会因此感到惋惜,其实我也是。
  你知道么?
  你没必要知道。

  张佳乐复出后去了霸图。队友对他很好,他也轻松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他不再那么执着过往。
  放下倒是没有,但不一味纠结,而是把这一切收拾收拾扛在肩上朝前走,继续追逐冠军。
  这让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再然后他又一次总决赛战败。我担心他会再次有大量不良情绪。但他走出比赛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
  他不算太淡定,跟以往相比不太一样。但我能感受到他依旧留存的旺盛的斗志。
  那就好那就好。
  我看着满场观众,突然笑了出来。

  十赛季被兴欣送出季后赛舞台。总决赛之后就是世邀赛。
  他成为了十四分之一,将要与国外的选手对战了。
  也大概,会有第一个冠军吧。
  世界冠军。
  而我也该走了。
  这场漫长的梦到了尾声,我只能抱着从未有过的不舍离去。
  我跟着他走,他在前方,我在他身后。梦是一条笔直的路,分叉路口叫做梦醒——他向左,我向右。
  他要继续荣耀,我这个意识体也不可能永远逛着别人的梦境。
  睁开眼继续生活,离开后开始成长。

  该走了。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说个告别语吧。
  张队(冒昧这么叫你),拿个世界冠军回来。
  照顾好自己。
  嗯……开心点儿。
  梦醒了就再次启航吧!

  那我走了啊。
  要记住!还要实施!
  好吧,其实你也听不见。
  再见。
  ……
  ……
  ……
  ……
  ……
  ……
  ……
  一定。

  我叫张佳乐。我在梦里,遇见了一个傻瓜。

 

【论坛体】我叶的那些经典比赛

*昨晚的脑洞
*第一次写论坛体

荣耀论坛---兴欣专区

【水水更健康】我叶的那些经典比赛
  大家好啊这里萌新。才喜欢上我叶,想问问大家有没有些经典比赛什么的推荐一下。谢谢各位!

1楼  ***  XX:XX
沙发

2楼  ***  XX:XX
萌新你好。

3楼  ***  XX:XX
作为一名十年粉来爆个手速。
首先是第一赛季嘉世对皇风那场。一定要看!在我想来如果嘉世当时的团队是弓的话那一叶之秋就是箭。最好的箭。
提着战矛杀进场内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那种气场那种带动,你能感觉到的。讲真要人命啊。
强烈推荐!

4楼  ***  XX:XX
一想起嘉世就心塞。

5楼  ***  XX:XX
何止心塞。

6楼  ***  XX:XX
别提嘉世了好吧。

7楼  ***  XX:XX
现在的和前三赛季的嘉世都蛮不错,不要一棒子打死一群人。

8楼  ***  XX:XX
行行行跳过。

9楼  ***  XX:XX
咳那我继续了啊。然后就是第三赛季对战繁花血景那场。起先不分上下的其实,后来百花占到点上风……

10楼  ***  XX:XX
然后一叶之秋来了。

11楼  ***  XX:XX
然后一叶之秋来了。

12楼  ***  XX:XX
然后一叶之秋来了。

13楼  ***  XX:XX
哇什么鬼蜜汁热血。

14楼  ***  XX:XX
一直很热血。

15楼  ***  XX:XX
赞成ls

16楼  ***  XX:XX
手速满分。虽然你们跑题了。

17楼  ***  XX:XX
那位讲解员还在吗?

18楼  ***  XX:XX
……在的,在的。

19楼  ***  XX:XX
好我继续。
正如你们所说,一叶之秋来了。纵使如此局面也不算太乐观。不能说我乱说,你们跟繁花血景打一场试试?
后来吴副队兵行险招,帮助一叶之秋。这里有个说明,就是说虽然是一叶之秋正面击破繁花血景,但是还有团队。没有团队的帮助是不可能做到的。
然后在嘉世众人的努力下给一叶之秋营造了一个较好的环境。
于是一叶之秋就开始大开杀戒了……
这场也是很棒的对决。一叶之秋叶修是,繁花血景孙哲平张佳乐是。乃至于气冲云水吴雪峰,嘉世当时队员,百花队员。
都是。

20楼  ***  XX:XX
哇楼上写的太棒。

21楼  ***  XX:XX
泪目的有没有?!

22楼  ***  XX:XX
这里

23楼  ***  XX:XX
这里

24楼  ***  XX:XX
咳我来替解说员讲讲。你们先缓缓。
有一场当时不觉得,后来再看脑补简直伤人伤得不得了。

25楼  ***  XX:XX
ls我知道哪一场了。

26楼  ***  XX:XX
同上。

27楼  ***  XX:XX
叶修最后一次操作一叶之秋那场?

28楼  ***  XX:XX
对对对!后来再去看哭到妆花!

29楼  ***  XX:XX
说真的明明一叶之秋,叶修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还是能看出那种悲壮的感觉。

30楼  ***  XX:XX
叶修当时还不知道吧?

31楼  ***  XX:XX
应该早有端倪,嘉世又不是只有一年成绩差。

32楼  ***  XX:XX
哎……

33楼  ***  XX:XX
第八赛季常规赛第19轮,一叶之秋。

34楼  ***  XX:XX
好了好了别伤感了。
再来讲讲挑战赛。
挑战赛兴欣能到决赛简直就是个奇迹,更大的奇迹是他们赢了嘉世。
从此之后君莫笑就成了我男神,还有叶修。
每次半夜看都会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兴欣啊兴欣!

35楼  ***  XX:XX
  当时我去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兴欣粉,嘉世粉占大多数。
  赢的时候就差没去跑十圈了。

36楼  ***  XX:XX
  同在现场,不知道哭好还是笑好。

37楼  ***  XX:XX
  每次回想起都感觉燃起来了。

38楼  ***  XX:XX
  作为一名十年老粉最感慨的是最后那6.5秒。我叶其实一直很6,也很好。他十年以来什么都不说。以往有三连冠都还好,后来一年不如一年就难受多了。我常常想他又输了一次之后会怎样呢?
  大概也就是收拾收拾再战吧。

39楼  ***  XX:XX
  最后那6.5秒在我看来真的有点回到十年前的样子。他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叶修,一个人就是一面旗帜,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只要赢了就好。

40楼  ***  XX:XX
  他不如以往我觉得得说说嘉世的队员。四赛季后表现越来越差。当时不觉得,后来再去看真是……哎。

41楼  ***  XX:XX
  他们都说君莫笑37场连胜,谁还记得一叶之秋八年如一日的单挑战绩。

42楼  ***  XX:XX
  第一赛季至第四赛季全胜,包括新秀挑战赛。

43楼  ***  XX:XX
  第五赛季输给了一次王杰希。
  第六赛季惜败黄少天。
  第七赛季嘉世被微草送出季后赛。
  第八时未与周泽楷在单人赛相遇。

44楼  ***  XX:XX
  还有几次是跟韩队的。

45楼  ***  XX:XX
  对。

46楼  ***  XX:XX
  所以我叶其实一直都很棒。

47楼  ***  XX:XX
  那是啊,毕竟他是叶修。

48楼  ***  XX:XX
  铸就嘉世三连冠,四次联盟最有价值选手,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一次单挑之王。

49楼  ***  XX:XX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50楼  ***  XX:XX
所以楼主,若你真想了解叶修了解君莫笑,或许还有一叶之秋?
就请把所有的比赛都看一遍吧。
按着顺序来,慢慢看。
你会对他有新的认识的。
最后吹一把我叶。

*一个奇怪的想法

喻文州,风
黄少天,闪电
苏沐橙,月亮
苏沐秋,流星
王杰希,北极光
张佳乐,冰
周泽楷,雪
楚云秀,雾
叶修,火

苏沐秋

浅金色的碎发,发尾还离肩膀有一段距离。甫一望去,少年眸子里那藏也藏不住的意气风发能在瞬间抓住你的目光,缠着揉成一块琥珀,埋在炎炎夏日里。
我一直觉得他不像我印象中的孤儿。热热闹闹的性子不服输不言弃。没多少那种少年老成的感觉。
遇见叶修的时候他才十五岁。好胜,就把人领回家里去了。看着冒冒失失太仓促,可他并不在乎。
后来三个人,倒是也过得不错。
打着游戏研究着武器,三年风一样离开,余了满腔热血和少许天真。
少年嘛。
他出事出的仓促,没人料得着包括他自己。
迷迷糊糊的意识里映着飞扬的年岁。三年所有刻骨铭心的片段一块儿在他脑海里晃。
真是的。他想。
说好的英雄要历着些苦难才能所向披靡。怎么自己就没过这个坎呢?
世事难料。




全职除老叶外第一个喜欢上沐秋。
他太好啦!
苏沐秋我中意你啊!

我天你们好热情……
23个红心4评论4推荐顺便还涨粉了
别管我,我现在去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