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以为路的尽头就是永远。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都说太太们逐渐成为尊称。可在我看来,为什么有些太太值得我这么称呼?
大概是因为,她所写下的东西,其间的一字一句,你都明白意思,不会有不认识的地方。
但是排列在一起所带来的效果,你做不到,也无法想象。只能任由它清洗你的心灵,震撼到想拿笔摘抄。
在我看来就是春风词笔,无话可说的。


举点例子:清臣、川哥、还有鹤相欢太太。
倒地不起。

暗戳戳激动一下……
P2和P3是家长手笔。
滚去写字。

这种情况可以说是……非常普遍和令人无奈了。我基本不看段子,傻白甜偶尔瞅眼。一心扑在正剧向上要死要活。一篇够长的文反而会更加引起我的阅读兴趣(这个不一定可取)。也希望能成为一位写剧情向写得好的太太啊……虽然剧情向还在摸索太太也称不上。所幸热情还没有消磨光。把喜欢的正剧向故事再看一遍之后,就觉得……哇,我还可以再多爱一点。这时候就觉得,嗯,我还是有动力下笔的。也因为这些吧,哪怕全职段子和傻白甜如山一样堆积,也从来没有被压倒过。
希望自己,不会辜负对自己的要求吧。

纸鸢菌:

说的真是非常对。
愈大的圈子愈有这样的趋势,两三百字四五百字的无脑傻白甜(没有指责意思)热度可以飚到五百+甚至一千好几,而很多非常精彩非常吸引人的剧情向粮食向无人问津,注入了哲理和作者本身思想的文章蔫不蔫的二十几热度。从某种角度而言这已经变成了恶性循环,新人入圈子搜tag,看到最主流同时屠屏的大多是欢乐向没什么剧情也没什么真正的文笔和意蕴在其中的文字,然后当这些人提笔想写,落笔还是傻白甜,以此循环。往高了说,现在我们文坛就有点相似,好书好文章无人钻磨,大家都喜欢主流电视剧和只会甜的无脑小言(没有特别指意)。
我本人是个剧情党,看到这篇po突然想起来一件蛮心酸的事情,我刚入全职圈的时候为了扒粮吃上一口剧情文,甚至跑到对家的tag里刷过文,那么做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写的真的非常好,而在自己圈吃不到。现在吃到太太们好吃的粮都会有点慌,特别害怕自家太太被挂,可说是每天紧张她们会不会退圈搁笔不写。
可同样吧,这些事儿无法去指责谁或者指责某一些人,各有各爱无权阻止。但想起来还是会心里堵得慌,说一句已经变得非常俗气的话,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公平。即使我喜欢这个太太这篇文喜欢的上天,巴不得把它送到什么地方得个诺贝尔(。)
给害怕太太退圈的人们提个建议,去狠狠的Call你家太太吧!赞美她!夸她!给她写百字小论文写rope写长评!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产粮!…因为一个产剧情向的太太真的是圈宝啊!!


如今的希望就是,成为太太,然后产剧情(。)(tan°90)


干物鳗鱼w:



也许大趋势就是碎片化阅读,图和段子红红火火,而正经的好文的热度根本配不上它的质量。我也爱看图和段子,但是对文的饥渴度超高。可能也是因为好文少,所以格外饿,碰到喜欢的太太,看看那寒碜的热度,恨不得精分一百八十个号给她点赞,就怕太太哪天心灰意冷,就停笔不写,然后好写手就又少了一个,我这种喜欢看文的人就会越来越饿。
写文肯定不是为了热度,是为了自己喜欢和对人物cp的爱,但是读者的反馈真的对于支持长久的爱非常有用。
如果碰到喜欢的文,不要吝啬给作者一点鼓励吧。同样是喜欢看文的人的话,一定能理解那种对再也没有粮食的将来的害怕。




难过。
可能老阿姨如我真的是年纪太大,和主流人群代沟太深,还是饿死拉倒算了。


有没有、叶苏群!不要无差!就是叶苏!
我要组织,组织!



凑不要脸蹭个tag。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张佳乐你为什么不扎双马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玩剑三,我没有! @一锅炖不下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全职/孙哲平生贺]你觉得最MAN的男人是谁?

*知乎体



 

你觉得最MAN的男人是谁?

 

  最近朋友圈被这种问题刷屏,干脆开个话题。踊跃回答吧!


817个回答

 

一季

 

  不邀自来。

   

  我男人。

 

---------------------------------------------------------------------------- 

 

  再上知乎,消息真多啊。看了看,很多人都希望我描述再多一点……首先先谢谢一下。然后关于这个,我就简单讲那么几件。

  我男人是职业竞技选手,性子比较狂,有点一切都不放眼里那感觉。当然他不会轻视对手,这毛病对他们来说,低级错误,早八百年就该杜绝了。

  我是在他退役之后才认识他的。那时候我就是个粉丝,粉了有十来年吧。没什么稀奇。很平常那种报名去做比赛志愿者,然后有了几次接触。我当然有问过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回答的话,认真讲有那么点欠揍的感觉。但我没惊讶,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说是很老套的什么一见钟情,见到觉得气场相合,就干脆利落决定要追。

  我说这么老套的故事都能发生,奇妙奇妙。

  他说那不简单,你不老套呗。

  这直球打得,很有他的风格。

 

  久了我也习惯了,况且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感觉,还挺好。要是一天到晚,一话在肚子里兜三回才出口,那我也觉得烦闷。这就代表着我至少要想六回才能理解人家的意思。

  其实吧,真的要说很MAN的事情,也想不出来特别多件。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我男人什么时候都MAN,从十来年前粉上他时就这么坚定地认为着。这一点不会改变了。但是,也确实有那么几件。让我这个快三十的人体验一把梦回十八。

  恋爱之后,有次他出差到我城市,就在我家住了一晚。那天晚上,天又黑,人又累。我把他领到客房之后,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我才醒,就听见他叫我。

 我一进房,看见满屋的手办、海报、杂志、横幅、徽章。就一点通了。

 于是我解释了一下,说我粉了你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点存货没有,是吧。

 他说你这也忒吓人了一点,我看他眉头都皱起来,刚想说什么。就见他手脚麻利,全挪一地去了,到他看不见的角落。

  回头就来揉我头发,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况且他也不是非常温柔。

  他说以后不用买了,一个大活人站你面前,看到老都可以。

  我应他一声,说那我看到入土吧。

  他一边拉我的手,一边帮我整了整衣领。

  他这人高,我在他肩膀处略高一点儿。这角度看他剑眉星目,那感觉自行想象,我就不负责膈应自己了。我干脆利落,直接就亲上去了。

  然后被他反压到墙壁上,这时候还记得护下我的头。才开始亲。

  热得紧,我没过几秒就想溜,肯定是胜利不了的,我又不想搞到他伤口,就由他去吧。

  啧啧啧。概不负责哟。

 

 

  我呢,有胃病,这是很早以前就落下的。讲起来真没什么好说的。他这个性子,我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想着顶多盯着我吃药就没了。但这家伙控制欲可以上天。不仅监督我吃药,还定时拉我去医院,再把家里所有不良食品撤了。顺带去学了做菜。住一块之后特殊时期,还去煲红糖姜水。手头上的事一水撂下。我问他是不是比较闲,他说是啊。

  这还没完,我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偏偏管着些人,常常忙到很晚,还要熬夜。为了有不需要回去的周末,住办公室是寻常事了。按那些小说的套路,不得放任个几次嘛。他还真没有。头天晚上跟我煲了半小时电话粥,没骂也没说些意味不明的话。一边开车来一边给我们老板发消息。推开门发现我趴那睡了。直接抱起来就给送家里了。出大门时看见我上司,还很有礼貌。打了个招呼,又聊了一两分钟……第二天我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出去吃早餐时他一直在忙活,我看他一言不发,没怂。想得受点什么罪。结果吃完一起身,他走过来就把我压墙上去了,差点没缺氧。

  再往后他松开我,还一本正经地说了我几句。我还懵着,点了个头。紧接着他说你去换身衣服。我说怎么回事啊。

  他一边看我扎头发一边说,他帮我跟老板请了假,带我去郊外玩几天。

  行动力什么的,没话说了。

 

  不过他这个人,对旅游还挺有兴趣的。我本来以为男生可能对什么野外、深林、荒郊什么的感兴趣一点。他倒不是,中意海岛多一点。还挺喜欢摄影。拿了设备过去拍。海洋、天空、沙滩、游船,拍了很多风景。我原先在旁边当吃瓜观众,结果他拍的差不多了,说要拍下我。

  拍就算了。出不出镜我也无所谓。但是这个人哦是不是太搞事。Tmd衣服都要帮我挑,虽然真的很好看但是我还是很无奈。  

  无奈脸。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他把我养成了一个大爷。这个观点得到了他的朋友,某Z的大力赞同。对此他还是否认,直到我某天看见他电脑浏览历史记录里的:

  [如何把女朋友宠上天]

 

  我:…….

 

  敢情按套路来的?

  于是我点开,认真看了一圈,发现我男朋友似乎只吸取了精华,把形式主义产物全去掉了。

  一翻评论区,还有惊喜。

  他回了一句:

  不可取。

 

  这还没完呢,往下瞅。

 

  一扭头,发现他在我后面,抱臂倚着墙看我。

  那天我们都穿的很正式,要见家长。

  他穿的黑西装,修身那种。

  你们说咯,这男人是不是有毒。

 

 ----------------------------------------------------------------------------


  再上知乎,发现大多数人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我也不藏着掩着了。我男人账号指路我主页唯一关注。另外知情人士麻烦安静吃瓜,尤其是那个顶着一堆花的。

  我男人打游戏很好。但是我玩游戏非常一般,还很喜欢折腾装备编辑器。现在能搞出来的东西基本上全扔我自己身上了。况且玩那么多年也不超过十五件,武器更少,属于比较中性的那种。别说跟职业的比,系统奖励相关的那些,也有不少比我的好。

  如今属性方面的研究越来越多,我向来很狂热。基本是废寝忘食。我和他都没打过公会主意,全凭自己。但个人力量的话很麻烦。我也不想老折腾他。

  他不愿意,很支持我爱好。砸钱去工作室买材料,看得我心疼极了。只能加倍搞。成功的全进了我和他的小号,公会里他一上线,必定有我折腾的那些装备。搞得人尽皆知。多余的、或者是不合风格的,就往公会仓库塞。居然也是有人要的,我是又惊又喜了。有时候很晚了,我去睡了,他还会帮我弄一下。一点怨言没有。

  真是拯救了银河系吧啧啧啧。

 

 ----------------------------------------------------------------------------


  破千赞了。鞠个躬。有很多人问我见家长的事。那我讲讲吧。

  是去见我家长,父母都比较规矩。所以根本放松不下来。照旧是一点营养没有的闲聊扯淡。我陪着爸爸看电视,他去帮我妈妈做菜。

  不得不说,被我练出来的一手厨艺还是很靠谱的。我很明显地看到,我妈妈表情自然很多。爸爸倒是依旧板着一张脸。我也不想搞什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反正我是要和他在一起没错。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不大的客厅里四个人围桌而坐。吃的差不多,我爸下去拿了瓶啤酒来。

  我当时就是一愣,立马开口,说他不能喝酒。

  我父亲根本没想到,一拧眉头,说话音量都大了几分:“不能喝酒?那以后怎么跟你去应酬。”

  “那我喝。”我斩钉截铁地说。我并不是没有告诉父母他的身份,但是很明显,没人放心上。我就一想法,这个退役之后还天天在网游里,还去俱乐部帮忙参谋,应要求挂了个虚职的人。永远也不会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东西被其他影响。这大概是我想得最多的一次。但我向来倔,干脆不管。

  “我不理这么多。”我平视家长,“他手还有伤,还要工作。而他的工作根本不能和酒精共融。”我干脆掀裙子坐下,“哪怕果啤都不要。”

  他拉我起来,让我面对着他,帮我整理好衣服,顺带很温柔地揉了揉我头发:“叔叔阿姨。”他看向我爸妈,只叫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

  那次不欢而散。我发了一长条短信给爸妈,也再回去了一次。但都无济于事。

  后来解决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告诉我可以了。

  他有很重的黑眼圈,头发有点乱。但神情很像我十多年前,仰头看大屏幕,看见显示屏里那个狂剑士,披着战火杀进场内时,不必过多言说的张扬和狂傲。

  确实不是回忆的时候,我二话不说,把他拎进房里睡觉。

  想都知道他背后做了多少。众位不要好奇了。问过,没说。

  是很Man,但关于此事的话......我真不太喜欢。

 

 ---------------------------------------------------------------------------

  再感谢一下各位对我这点小故事的厚爱,最后分享一个消息。

  下个月要结婚了。到时候评论里很多人恐怕要自摔狗粮了。

  我男人非常好。我写不出来什么,就放这句话在这吧。

  感恩。

   


[填词]《误终身》

*先贺盗笔第十二年,再祝孙哲平生日快乐。

原曲:《悬歌》

词作:渔火 

 

漫步在漆黑夜色下的青石路上

蓦然回身牌匾被灯照亮夺目在夜朗朗

目光所及处  有一支利箭似飞鸟

在那心空痛嗓

那一秒  被支配踏入影院有张狂

似某日古书里头寻觅水源的荒漠诗章

吟颂着那如痴如狂

令人不安  却蛊惑如致命毒伤

 

影片开场 故事里回望

风声里孑然一人  长白雪落故乡

走或留  自由如水波荡漾

清梦疏朗品茗一恍

 

怎找寻规寓  跌躺深海便来游进纸张

旧例不在 好奇膨胀像那幽深茫茫

心上作赋 纵横长短是他眉眼墨棠

来舒放唇边无限张扬

还年少  尚可望

日后披荆斩棘遍体鳞伤

可有一次  能愿回身选择这般离场

寒芒配剑  摩挲成迹痕难忘

此生宁成一位入戏深人

也不愿碌碌一生  匆忙走过他章

 

寒冬里有过无数仰望长夜星光

只一次折戟赛场仅偏毫厘怎堪作败将

立誓用那热血封疆

可都不扬  除迎那次长白归乡

 

影片开场 故事里回望

风声里孑然一人  长白雪落故乡

走或留  自由如水波荡漾

唇角轻勾品茗一恍

怎找寻规寓  跌躺深海便来游进纸张

旧例不在 好奇膨胀像那幽深茫茫

心上作赋 纵横长短是他眉眼墨棠

来舒放唇边无限张扬

还年少  尚可望

日后披荆斩棘遍体鳞伤

可有一次  能愿回身选择这般离场

寒芒配剑  摩挲成迹痕难忘

此生宁成一位入戏深人

也不愿碌碌一生  匆忙走过他章

 

年年都坚守故疆

看狂欢之后要如何收场

还循旧样  等一载白头后千年雨张

来来去去  是不是不复以往  不知道

回首旧光景我心昭昭

还愿再  疯一场

管那日  是不是无人共享
仍做痴狂  便就拿着年华赋词念想

怎样亦好  会有人千年一觉
醒后起身再作一次堂皇

后世再谈此般事  有人心知慕狂

提笔落下这字句点墨是我
心诗经年亦不负你那成长

 

【知乎体】曾经哪个瞬间或者哪句话让你瞬间泪目?

*此生有幸,亲临盛世。





曾经哪个瞬间或者哪句话让你瞬间泪目?

 

  心血来潮的问题,来分享吧!

 

2025个回答。

 

 

兴欣之火

 

  不邀自来。看见这个问题之后,觉得这简直是为我而生的!数起来真的不多,除去家人朋友的关心、陌生人的帮助。似乎也就剩下一句话和一个瞬间了。

 

  利益相关:荣耀兴欣粉。叶修脑残粉一枚。(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专业叶吹)

 

 

  只代表个人观点哟!

 

 

 

  一开始还真不跟兴欣有关系。我擦着三连冠的边,第四赛季的时候喜欢上嘉世的。当初被同学安利了斗神,了解三连冠之后,一叶之秋那提着战矛、英姿飒爽的模样就算烙在心里头了。

  越了解越偏叶神。第四赛季上半赛季结束,就已经能在谈论起他时抢出一席之地,瞬间变身演说家一点毛病没有。但你也不能判我不喜欢嘉世,对于那时候走过来的人都是这样。斗神是嘉世里最出名的、他代表着嘉世、他是嘉世的队长、他是嘉世人。

  懂吧?嘿嘿。

 

  所谓期待越大失望最大。我那时对这种一语成谶不太感冒。但粉丝的狂热心理有了个十成十。真是巴不得嘉世连冠下去。这和任何粉丝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的信心更大吧。

  当时还有一位嘉世新粉问我如何更好地了解嘉世。我说其实都是套路:混公会、追比赛、买周边、投票、应援。但是呢,有一点要特别强调。

  三连冠时期的比赛,每一场,都一定要看。

  那个姑娘在按照步骤走了一遍之后,一头扎进了嘉世里,还和我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无话不说。

 

  其实后面的事情,混荣耀的都知道吧。霸图终结王朝,嘉世三连冠结束。对于我们这些粉丝来说,是莫大的打击。

  很不甘心啊。就差那么一点,我们嘉世就是四个冠军在手的战队了。联盟独此一份。

  这几年掀起了一股回忆荣耀初始的风气。三连冠、开荒一代、联盟初期这些词语频繁出现。连最后一点新鲜感都磨褪。除了再次开启吹叶之旅,嘉世三连期间的事也常被拉出来评头论足几句。

  但我对这些无甚感觉。刻骨铭心的是那次折戟。赛季即将开始时,苏沐橙加入一事一出,质疑四起。而老队员纷纷退役,吴副队也功成身退。所有压力、所有风言风语、所有期盼和诋毁,如潮浪一般朝我叶扑去。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怖,足足高过人。而我叶不闪不躲、不惧不畏。照旧扛着战矛,领着嘉世站上总决赛赛场。

  过去了近十年,我才能体会到他的艰辛和说不出口、更不打算说出口的苦痛。失败后,嘉世瞬间被记者对准枪口。一篇篇稿子长篇累牍,仿佛嘉世已摔下万丈深渊,从此粉身碎骨,再无立席之地。

  可有没有人理会过。第四赛季,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嘉世,实则处处危机四伏。稍有不慎,说是万劫不复也不为过。这不啻于联盟开始,他和那些队员踏上这条看似没有尽头的路。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要是新的无法发挥出能量、无法和他一起,带着嘉世往更高处走去。那就很令人痛心、难过了。也有人固执地认为,只要叶秋(修),一叶之秋还在,就没有什么好发愁的。也是,我叶和人磨合的能力如何,单体作战能力如何,嘉王朝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不是吗?而第四赛季,变更之时。他依然在拼,在疯,倔得从不回头。他也会累,他不是神。这一点,有人……有人知道吗?后来对一叶之秋,叶秋(修)诋毁那么多,什么暮年已至,什么混吃等死。多恶心的话都出来了。可是我叶啊,张狂的跑过了前三年,深一脚浅一脚地淌过了第四年。慢慢地。会想要停下来歇歇,调整状态。却没有几个人能令他省心。第四赛季,我叶可以说是,真正理解了队伍前进所需要的不只是战斗力。还有交际,还有人心。

  还有人心啊。

  可从来都没有哪个学校开设如何做队长这门课程。全凭自己摸索。嘉世曾如太阳般耀眼,一叶之秋名扬天下。我叶为此鞠躬尽瘁,努力、拼搏——而我认为,嘉世的衰落从那次折戟开始埋下引线,猪队友加入时一切皆备。从此嘉世逐渐被蚀空,空落落挂着一层昔日荣光……

  那时候他能怎么样呢?他只能握紧战矛,穿好队服,告诉自己路还长。

  太心疼我叶了。真的。我到如今才渐渐明白的事,他已云淡风轻走过很久。

  很久很久。

而当时,却因为一次失利,而有人要全盘否定。只凭一次折戟,就极尽所能捧一踩一,肆无忌惮开嘲讽。

  我们根本叫不醒装睡的人。这我明白。

  也只有一句话想说了,即使我知道它不对:

  那,你行你上啊。

 

  到这里,前七个赛季,自认为是没什么要补充了。那一个充满寒冷的空气、黑暗和一分两段的雪夜,像一块冰捂在胸口,哪怕曾经的热血再滚烫,也不会让它融化。

  嘉世在后来,往出局区狂奔而去,有粉丝在俱乐部外拉横幅,要求给个说法。我在网吧那儿,静静地看着。感觉全身发冷。无话可说,无事可做。

  就像前文所说,比起嘉世相关,我更像一个纯粹的叶粉。虽然并不是,不喜欢嘉世的。

  怎么说呢。如今的我依旧觉得当初的自己太过负能和颓废,连荣耀的上线次数都减少。我知道叶修他并不需要这种心疼和感伤,更不在意诋毁和谩骂。可我为此劳心劳力,险些迷失了自己。

  第四赛季时他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啊;他明里暗里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多了。我知道多的是我不清楚、没听说过的事情。于是也就不知道,能用什么样的身份来对他指指点点。

  粉丝吗?

 

  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第四赛季之后,对我叶、对嘉世的感情渐渐有些平淡下来。虽然还是会在看到时激动。但是在脑海里,叶修和嘉世不再绑的那么牢——但也没有想过会分开。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直到终于变成两个独立的个体。那时候,觉得心脏直接爆炸。天旋地转,胸口感觉被撕裂。眼前发黑,疼得我难受极了。

  为什么啊……我在想。好疼,真的好疼。

 

  而之后就是,有点活在过去的样子。

  告诉自己,从此以后只是叶修粉丝——这么决定以后,浑浑噩噩地过了很久。要到了认识不知的状态。以至于我不得不自我怀疑,我对他的感情。

 

 

  也没过多久吧,君莫笑在第十区出名了。凭着敏锐地直觉,我难得地心血来潮,借了号去看。之后就隐隐约约有了些想法。再瞅瞅嘉王朝的做派,不知为何就知道,一定是他。

  这个认知非常根深蒂固,被放在脑海里几秒,尔后顿悟。在想为什么我要一直这样下去。

 

  可能那是迟来的一声惊雷、晚到的秋雨、最后一场雪、最后一点爱意所积,带来的化学反应。

  

  反正就……扪心自问:

  “你要用什么样的身份来继续‘喜欢’他?”

  “粉丝吗?”

 

  这桶冷水足够及时。我打开电脑,把三连冠时期的嘉世比赛视频看了一遍,把第四赛季看了一遍;看了第八赛季上半季,又看了很多一叶之秋的相关视频。

   然后我打开全明星赛,把进度条拉到一叶之秋扛着战矛,站在荣耀地图那里。盯着那个战斗法师看。

  看了很久很久,直到眼睛疼起来。

  于是我去拿了张白纸,一遍一遍写一叶之秋,写斗神。

  越写越平静。后来一面写满了,我看着满纸的笔迹。换了支钢笔,把这些全部划掉。

  翻到另外一面,端端正正写下“叶秋”两个大字。

  下头换了支红色的油性笔,写了字号稍小一点的,“君莫笑”。

  然后我冲出网吧,看着对面红枫标志显眼的,嘉世俱乐部。

  再冲回去,借了邻座的卡,登录第十区,看着纪录上的:“君莫笑”。

 

  我给那位妹子发了个抖动,几秒后回过来:“要出门,一会聊。”

  “做什么?”

  “买张第十区的卡。之前拿朋友的。”

  “……啊?”

  她补了个笑脸,“跟着我叶混啊,要当个尽职的粉丝嘛。”

  “!”我挪开对话框,匆匆瞄了一眼屏幕上的纪录,然后手速开飙。

  在飞快地、用平生最快有效手速的给那个妹子回消息时,我还能分点精力去胡思乱想:

  也算有效手速吧,感觉在那一刻,奠定了此后荣耀征途的基调。

  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起,当时妹子找我时,我讲完,还补充了一句:

  “我叶那可是非常非常好的人,要喜欢,就要喜欢一辈子。”当初我信誓旦旦地说。心里面觉得,这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信息发出去了。我指尖抖了抖。

 

  ——嗯,加我一个。

 

  我当定叶粉了。有本事你个本尊来开除我粉籍啊。我一边想一边笑。

 

  笑着笑着、就觉得鼻酸。

 

 

   再过很久,兴欣开打挑战赛。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倒是一场都没有落下。线下挑战赛,特意拉了那位妹子去看,也是多年朋友了。

  我看着角色一个个刷新,吸了吸鼻子。

  友人妹子撞我手肘,说咋啦,要哭?

  我说不存在的,激动而已。

  她说激动什么,会赢的。

  我说就是激动这个怎么啦,你有意见啊。

  哎……感觉自己那时候跟个小孩似的。

  她看我一眼,最后没来由地叹口气。

  说其实挺好的,就一直激动下去呗。

  我没听太清楚这句,因为已经开始了。

  对于所有叶粉和兴欣粉来说,是挑战、是考验。

  而对于我来说,是重新开始。是来见证。

 

  ——乌飞兔走,又是一段时间过去。兴欣对嘉世,尘埃落定之后。我拉着妹子去吃火锅。

  两个人都没讲话,热辣辣吃过一轮,才有点心情开口。

  我说结束啦,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时至今日,我对嘉世已经无感,一腔爱意全到了我叶和兴欣身上。

  她揉揉我头,说以后跟着兴欣大杀四方咯。

  我瞪她一眼,说小姐你比我矮耶。

  她没忍住笑出来,拉过我的手,把她那张账号卡放到我手心。

  “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呢。”

  “嗯。”

 

  但是嘉世对我叶的种种爆出来时,我还是怒了。

  哪怕稍有预料。

  凭什么、凭什么!在那一刻穿越六年前,无脑得一碰就炸。

  妹子也很激动。但是勉勉强强按捺下心情。跟我一起看发布会直播。

  ……

  “有这么多热爱关心嘉世的人存在,你觉得嘉世这个名字真的会消失吗?我有信心,继承嘉世的人,一定会出现,嘉世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决定而废弃。因为嘉世并不是一件商品,它是一种精神,甚至是一种文化,它存在于每一个关心和热爱嘉世的人心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嘉世人,这是谁也出售不了的,只要有他们在,嘉世就永远不会倒。”

  ……

  我愣愣地听着,回过神来,扭头往妹子那儿看去。

  她也扭过头来看我。

  我们一起听完了关于这个问题的、真正的解释。在那一刻算是明白、懂得了嘉世。

  席卷心田的,是愧对自己曾为嘉世粉几年。

  ……

  “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妹子笑起来。

  “……嘉世没有倒。”我说。

  “还会选择去做回粉丝?”

  “不会了。”

  “但我祝福嘉世。”

 

  “……嗯。”妹子重重点头。

 

  

  后来的征途就像童话一样。先抑后扬。渲染能力满分。

  四连败的时候我还是和那位妹子在一起,互相打气,说不能慌啊他们会赢。

  闯进季后赛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尖叫、狂奔。跳起来撞到头也还是笑得肆无忌惮。

  37连胜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盯着白底黑字“叶修”壁纸看了十分钟。公会里喜气洋洋。

  抢BOSS,下副本,竞技场PK。一切做起来都充满动力,在那段时间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季后赛一个一个对手砍过去,妹子一直和我在一起。

  亦或者说,这一路过来,我们都是互相搀扶着的。

  ……原本,总决赛。也是打算一起看的。

 

  但她回家一趟,赶回来时出了车祸。

 

 

  ——怎么回事?!伤到哪儿了!

  ——没事没事,你别……

  晚了,我直接给她打电话。

  “我真没大碍,就是不能和你去看总决赛了。”

  “咋地,你还想去看啊。给我乖乖躺床上看直播!听到没!”

  “知道了祖宗,安啦安啦。”

 

  总决赛三场追下来,不练出强心脏都不科学。

  但怎么样都,比不过最后那句: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就是这句话。

 

  ——真的,宣布声刚落,我就这么哭了。

不是压低声音抽泣。而是毫无形象地放声大哭。

  不会有人理,因为周遭人都与我无二。

六年了。我又站到了这里。站到了总决赛现场,观看两支战队争夺那无上荣光。这并不是H市,但不影响我唏嘘和感叹。

  六年前,我看着嘉世核心被带走,看着他们落败。看着冠军到了霸图战队手中。

  六年后,我看着兴欣核心短短几秒,绝杀三人,将奖杯收进本赛季的新队之一,兴欣战队的囊中。

  六年啊,却感觉已走了一辈子。

  我看着我叶拿不住奖杯,而所有人冲上去高高托起。视线被泪水模糊,干脆闭上眼睛。

是啊。你比以往还累、还忙。但现在你有很好的队员,有冠军予你回报。没有给你一点点遗憾的机会。

  在那一刻,我竟有些释然。

  手机震动,我想也没想划开屏幕接听。是妹子带着哭腔的声音:

  “他们是冠军。”她说。

  “他、们、是、冠、军。”很嘈杂,她又重复了一遍。字正腔圆。

  但这个音量……

 

  我倏然扭过头去,她在我斜前方,倚着墙站着。

 

  就是这个瞬间。

 

  ——我眼泪又汹涌起来。在那一刻把这七年多的欢乐、哀悲、相聚和离别、信任和猜疑,都放进泪水里——和过去挥手再见,与今日同歌共舞。

  我跑过去和她拥抱。掌心里还紧紧握着,我找人定做的兴欣队徽。

  “我们……太幸、运了!”哭到字不成句,唯有荣耀这词能诉我心。

  “是的。”她答。

  那刻我们尖叫、欢呼。用尽所有气力,用所有能用的方式,告诉人们:

  “冠军属于我们!”

  此生有幸,亲临盛世。

 

 

  ……

  那么,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感谢看到这里。

  谢谢!

    


[填词]《致你们》

*送给某群。感谢有你们。
*亲友不艾特了,空间也发了一份。

原曲:《清明樱花祭》
原中文词:《你曾这样问过》
重填:渔火

是不是  前世曾与银河共舞再同歌
如今才幸事诸多
同笑语欢声
同并肩齐行
在长廊处折身
便有人与你我志同道合
是不是 对所爱都太过执着和认真
回报便偶然拾得
畅谈日与月
共叙天和地
太过恣意放肆
连心跳都完美贴合

曾热血过
谁没有过一个唏嘘故事啊
饮过冰雪 吻过星夜
再往前

我曾抱着无数不太平常的主张
说出口忐忑不安等对错
却有人相和  再引一段路
便用这作首百川情诗

问为何如此冲动又放肆 
像幼时心怀坦荡
来付出所有
为何要管呢
我知道你已给我理解就有何不可
身后不再空无一人了 你拍拍我肩膀 说相信自己啊
一盏暖灯能点亮黑夜 其实都不清晰吧 曾给多少的能量
告诉自己要加倍努力 别让你有失望 最好能骄傲
一同淌过泥沼
尚没能停望
凭着勇气能大杀四方

无数次  思考此生到底何德又何能
千万人中遇见你
缺失的拼图
最亮那颗星
都用来形容你
无论如何也还不及你

这一次  使用运气来开始一场赌局
赌我始终陪着你
别堂皇应下
世事不可料
让我不管不顾
妄论叫永远的虚构
曾热血过
谁没有过一个唏嘘故事啊
饮过冰雪  吻过星夜
再往前

再如何也会燃烧
再如何也会疯狂
只因爱意满溢如窗边明月
日升便暗藏
却还是拼尽全力去追逐黎明之光

再说便就是有你
再说便感谢有你
即使身为蜉蝣也未曾自屈
自谦也自信
信某日睁开眼睛就捕捉了梦想

谁会说是凭点滴心气 没有日夜地思考 惰懒都埋葬
谁敢说是未认真过啊 就算不被人所观 也用热血浇灌
曾几何时被疲惫淹没  也不敢停下来 朝胜利奔跑
试问胜利是何
无数次忐忑
不过经年后初心还歌

多少次  轻狂放肆不理会世说纷杂
只因始终坚信着
带来过感动
免不了泪流
一字一句描绘
被人唤念的信仰长久

那最好  此生此世再到了千万年后
所爱也依然动人
亲临过盛世
再叹了(liao)春秋
直至很久以后
与子女再道所梦
梦里回首
那是我用尽青春所爱的故事
经得起时间更历得住那遗忘

是不是 前世曾与银河共舞再同歌
如今才幸事诸多
同笑语欢声
同并肩齐行
在长廊处折身
便有人与你我志同道合
是不是对所爱都太过执着和认真
回报便偶然拾得
畅谈日与月
共叙天和地
太过恣意放肆
连心跳都完美贴合

无数次  思考此生到底何德又何能
千万人中遇见你
缺失的拼图
最亮那颗星
都用来形容你
无论如何也还不及你

这一次  使用运气来开始一场赌局
赌我始终陪着你
别堂皇应下
世事不可料
让我不管不顾
妄论叫永远的虚构

曾热血过
谁没有过一个唏嘘故事啊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随心吧
一同展望 未来逐愿
再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