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无cp】最佳损友/王杰希&方士谦

*要么删文,要么填坑……
*可订阅tag:荣耀之最佳损友
*BGM:陈奕迅《最佳损友》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对一个人的印象,一般始于第一次见面。印象最深的,也有很大可能就是第一次见面。而这句话,王杰希觉得说的挺对。
  他记得他第一次见方士谦。是青训营2V2 PK。魔道学者和牧师一组。
  烧瓶与白光齐飞,扫把共法杖一色。对方节节败退。偏偏方士谦的治疗又恰到好处,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磨合呢,默契就仿如天成一般。衣角被风吹起,魔术师骑着扫把冲下来,拳法家冲上去,却被一个神圣之火锁在原地。旁边神枪手攻击开始,一扫把紧接着就糊到了他脸上。绕背发动攻击,配合着牧师的加血。这一场打得尽致淋漓,王杰希觉得十分痛快。在对方血量快要完全耗尽时。他突就听见一串笑声:“好久没打的那么爽了!有趣,有趣。”
  “哪位小子,出来认识下!”
  他愣住。荣耀里他胜率极高,却没有搭档。其实也并不是没有人邀他一起。可要么就是对方实力不济,要么就是无法磨合。在加入微草之前是,之后的几场双人或团队PK,也无一不是。他个人太过突出,跟得上他节奏的人很少。
  而如今,捉摸不透的攻击手法里,一切却来得那么恰当。好像是认识已久的伙伴,说兄弟啊我们一组,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他见过那么多天下无双的配合,自己的期待早就满溢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谁没有年少时,仅凭一次,便可将心都剖挖,说是最后一块拼图。
  王杰希忽然感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手指抑制不住地战栗,是缘于兴奋啊。
  谁没有年少时,希望有强大的伙伴,最好的条件。让他们能把心中抱负,爆发。
  多少年后回首,王杰希也无法忘记又热又闷的训练室内,人多,嘈杂。音效从角落传出来。而他戴着耳机。看着那个牧师行动迅速干脆利落,就这么和他大杀四方。
  冷静、谨慎、思虑周全、事无巨细……所有关于王杰希的词语,用在这里就宛如崩了人设。
  可是总有那么点少年心性。太强大不也成了孤独。
  当时,离挑起担子还早呢。

  “是我。”王杰希站起来,第1排一个男孩子同时站起,和他目光相撞。
  “好小子!”方士谦满额头汗,一口白牙朝气蓬勃。
  “我叫王杰希。”
  “方士谦。”
   那时他确信,同伴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语。

  后来方士谦向林杰推荐了他,却被回复早已知晓。
  当他把这件事告诉王杰希,王杰希也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做些别的什么好。
  “哎哎哎!”方士谦看他憋的辛苦,还是先开口,“你先缓缓。我说,夏休期结束我就出道了。你?”
  “我啊。迟早会出道的。”王杰希说。
  “也对。”方士谦说。

  “到时见啰?”
  “嗯。”

   二赛季开始不久,林杰来到青训营的次数逐渐增加。王杰希受到的指导越来越多。各方面突飞猛进。也成了青训营的名人。常有人簇拥着他。
  但他也不是爱热闹的性子,随意只在私下。于是待人接物都规规矩矩,方士谦难得有空来看他,笑他太端着架子。
  “你还真的是。”方士谦说。
  “怎么了?”王杰希问。
  “反差太大。啧啧啧。”方士谦说。
  “有什么不好?”王杰希反问。
  “……没有。你还就是私下好一点,平常跟个教授似的。”
  “我又和他们不熟。”王杰希无奈。
  “诶你不觉得你自己挺好玩的吗?”方士谦似乎被魔术师传染了。
  “……想太多了你。”王杰希拉开椅子站起来。
  “…你好像还比我矮一点。”方士谦跟发现新大陆一样。
  “训练去,治疗。”王杰希盯他。
  “好嘞!”
 
  少年人的友谊哟,能轻易许下很重的愿。能互相调笑故意去踩狐狸尾巴。一不小心就把底子透出去,勾肩搭背,总有一个人致力于找话题……以及,没有理由地相信对方。
  太适合用来回忆了。

  当林杰告诉王杰希,他将在这赛季结束后退役,而新队长是他时。王杰希非常惊讶。他想了很久,表示抗拒。
  “我状态不好,这你是清楚的。”林杰说。
  “与其继续拖累战队,还不如早早把位置让给你们年轻人。”
  “在哪个领域都好,年轻人永远是顶梁柱,是未来。”
  “你无论在哪个方面,都具备带领微草、使微草变得更好的资格。”
  “我希望你可以接下它。”
    面对这已经有点孤注一掷的请求,王杰希觉得,自己再推,可就太不厚道了。
  “明白。”他说。

  “那么……”林杰突然笑了,“新队长就是你了。”
  “如何调节队员因我退役所产生的情绪,这就要看你了。”
  “算作第一课吧。”
   ……
  
  ——王杰希被认为是第“五”大心脏的原因?究其根源,是因他才接受自己是微草队长这个设定,就被人教着实践。
  不该忘记的。开荒一代走来的人,不管如何,个顶个的精是肯定的。
  王杰希深刻学习了这个精神。

  ——但在面对方士谦的质问时,他还是有点束手无策。
  “给句话?”方士谦看他。
  “一个退役一个接任。没什么的。”王杰希答。
  “……行,我知道了。”
  简单粗暴。

  在林杰那儿,他们本就不算特别熟识,而那时,倒是真正地淡下来了。
  从哪儿看都有些奇怪,但还偏偏就是这样子。

  ——处子赛季震撼全荣耀。而微草团队的脱节却阻碍了他们未来的发展。为此,王杰希想过不少,而他最后选择的路,竟和他最开始想的不谋而合。

  最终还是觉得,牺牲自己比较省事。
  这句话是方士谦觉察出什么,过来问王杰希时,王杰希说的。
  “我说你……搞什么?个人主义?”方士谦的语气还不算冲,但情绪是激动的。
  “这条路对微草的损失最小。”王杰希补充。
  “你是不是还想说你不可能把微草整个团队换掉?王杰希,队长素养挺好啊。”
  其实方士谦自己也清楚,王杰希这样做,确实对微草有利,且弊端最小。可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对于王杰希。
  王杰希起先在低头看战术笔记,听到这句,抬头看他,“那如果是这样,拿个冠军回来。”
  那如果你对我这个决定,这个牺牲自己的决定感到不忿,那就拿个冠军回来。
  方士谦一愣,这句话被他想通透,不由得笑了出来:“可以啊王杰希。我、呸,我们,就给你拿个冠军回来,对得起你这牺牲,够朋友了吧!”
  “三连冠。朋友。”
  “知道了小队长。”

  后来黄少天知道这件事,笑他:“我说王杰希啊,你们这朋友认真吵过架?能算和好?走点心行不行。”
  而王杰希拍拍他的肩,没有说话。

  第五赛季总冠军,微草战队。

  方士谦走出比赛室,和队员们一一击掌。走到王杰希面前时,他站定。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
  王杰希倒是被他吓了吓,先伸出手:“干什么呢?”
  方士谦拍回去那下用了很大劲,把他自己疼到了:“小队长,第一个。”
  王杰希笑,这是方士谦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怀:“真记得那么清楚。”
  “怎么?开玩笑?”方士谦佯怒。
  “我是那种开玩笑的人?”王杰希答。
  “知道你不是,继续加油啊!”方士谦把冠军戒指放他手上。
  “这话也给你,治疗之神。”王杰希把冠军戒指反塞回他那里。
  “只要不是情伤,都好说!”方士谦笑到差点瘫在他怀里。逼得王杰希把他拖到相机前。

  “口号走一个!”
  “微草必胜!”

  笑容有多灿烂,努力就有多少。
  王杰希的改变,方士谦的改变;王杰希的改变,方士谦的配合;王杰希的改变,方士谦的拼搏;王杰希的改变,方士谦的强化。

  是你同伴,就该并肩。
  何时何地、此时此刻。

  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战队。
  微草战队站在过道,远远地看着台上人欢呼尖叫,像一年前的他们那样。
  “走吧。”先开口的却是方士谦。
  “嗯。”王杰希说。

  微草正副队长走在最后,方士谦勾着王杰希的肩,过道灯光昏暗,而方士谦看王杰希时,目光炽热如三伏天阳光。
  “三连?”方士谦问。甚至有那么点小心翼翼。
  “是我疏忽。”王杰希说,“抱歉。”
  方士谦重重一掌拍在王杰希右肩上,他吃痛,却也没躲,“这个时候的个人主义我可不接受。况且有什么好道歉的,我也晚了一秒啊。”
  王杰希看他:“你还知道。”
  “王杰希你长进了?”方士谦佯怒,看见王杰希弯起的嘴角。松了口气,然后继续说,“反正我们,会赢的。”
  “一定会赢的。”方士谦表情之严肃,就像立誓。
  “明白。”王杰希拍了拍他手掌。

 
  第七赛季总冠军,微草战队。
  方士谦照例与队员击掌,走到王杰希面前时,张开双臂,给了个拥抱。
  “辛苦。”王杰希说。
  “你也是。”方士谦说。
  或许是无奈于如此严肃的气氛,王杰希开口:“下赛季加油。”
  “那什么。”方士谦站直,说:“我要退役了。”
  “为什么?”脱口而出。
  “可以了啊。”方士谦笑意浓浓,“两个冠军,多少人羡慕呢。”
  “虽然没有拿到三连。但是啊小队长,你难道不觉得,我们收获的,比三个冠军多得多嘛!”
  “嗯,是的。”
  “就这样了。”方士谦没绷住,放松下来,“就交给你了啊,小队长。”
  “嗯。”
  “放心,柏清他很规矩的。”
  “不像你。”
  “当然不像我,我是你朋友诶!”
  “嗯,朋友。”
  “……我说,王杰希,你能不能对我退役反应稍微激烈一点。”
  王杰希一愣,勾勾唇,走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祝你,退役快乐。”
  “……那我也祝你,一帆风顺,武运昌隆。”方士谦说。
  “收到。”
 
  “小队长,来拍照了!”
  “来了。”

  “走了?”
  “嗯。”
  “我送你去机场。”
  “行。”
离别时本能地少言,事后却后悔没多说几句。

  “别硬撑啊!有事给我打电话!”
  “别皮了你。”
  “活跃一下气氛没什么不好。”

  “再见。”
  “后会有期。”

  无论分别时抱着怎样的心情,方士谦去国外一去三年,而两人也真的没有联系。
  这坛酒埋在六年的泥土里,越加醇厚。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刻意地忘掉了关于方士谦这个朋友的所有。也偶尔会在夜深人静即将入眠的时候,把这坛酒拿出了尝一口,用往事作陪。
 
  世邀赛决赛。听见方士谦的声音时,王杰希条件反射往身边看。
  然后抬头。
  他看不到他的朋友在哪里,但他知道他的朋友一定在看着他。
  魔术师。

  庆功宴上两人拥抱,一个穿着国家队服,一个家常服装。却像几年前。
  “蛮可惜的。”方士谦说。
  “怎么了?”王杰希完全没想到再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没能跟魔术师一起打一场啊。你也不用说以后会有这种哄小孩的话了。”
  王杰希愣。
  “以前有。”
 
  “也对!至少以前有不是。”
  “嗯。”
  “这个冠军,冯主席说的是,所有选手,都该有一份。”
  “没说退役的算不算。所以默认,算的。”
  “肯定啊!”方士谦拍他肩膀,“朋友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王杰希说。

  很久之后,久到两家孩子都满地跑的时候,他们又见面了。
  “王杰希,别来无恙。”
  “这次不叫队长了?”
  “叫不叫都行。”又不是不承认。
  “嗯,走吧。”
  “附近有家很好吃的餐馆,去尝尝?”
  “好。”


  一秒朋友,一世朋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