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无cp】最佳损友/魏琛&方世镜

*可订阅tag:荣耀之最佳损友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

  魏琛对网游的感情很深。哪怕当了职业选手也是。不仅仅是因为开荒一代是在网游里泡大的。更是因为一路走来的队友,无一不是PK过组队过一起抢BOSS过。这么多Buff加成,对网游感情深也就不奇怪了。
  第一次见方世镜,是副本组队,他朝人发邀请,就把方世镜的神枪手给组了进来。
  荣耀设定,两个人就可算作队伍。这个副本对于魏琛来说不算难,只是为了拿到材料撞到隐藏BOSS。凭他的实力,单刷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位神枪手放在心上,只是平平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出隐藏怎么分?”神枪手问。
  “那简单,各取所需。”索克萨尔答。
  话音刚落,系统就有提示了。
  一路走一路刷小怪,到第一个BOSS前。索克萨尔还没开始吟唱呢,神枪手就一个滑铲,先开怪了。
  相比移动非常慢的术士,神枪手来当MT明显更合适。但就算是这样,魏琛也不太高兴。
  抱着看看的心态,索克萨尔在吟唱的同时,还密切关注那位神枪手。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可把他吓了一跳。这神枪手操作精准走位漂亮,亮点不少。
  魏琛心道我嘞个乖乖,这可是遇着了个高手啊,就连他遇上此人,也不敢说次次皆赢。
  当然,魏琛还是觉得自己胜率大些。

  —— 不管如何,在两人有收有放的配合中,BOSS倒下了,而魏琛也生了结交的心思。
  一区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已小有名气,有个搭档一起,肩并肩或背靠背。可不是令人心驰神往么?从前魏琛没想过,一是因为没遇着高手,二是因为他心气也算高。但这个神枪手,不显山不露水,一出手就是风起云涌,可把他给惊着了。
  BOSS一倒,两人就去捡材料,分工明确,按理所得也差不多。但魏琛多匀了一份给神枪手。
  “怎么?”神枪手问。
  这把魏琛给难住了,这让他拉下脸来说我觉得你技术很好,有没有兴趣一起之类的,他还真的不太擅长。况且人家这么一问,他反而更不会开口了。但……该说的还是要说。
  魏琛踌躇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兄弟,咳咳,我看你技术挺好,这个……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荣耀是第一视角,魏琛看着屏幕里的神枪手没有动作,一时间也有些慌。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合不合适。说真的,向来不太规矩的他,能有这么规矩的想法,还挺难得的。
  过了很久,神枪手终于有了点反应。他走到魏琛面前,开口:“……嗯,可以是可以。不过,就我们两个?”
  魏琛一愣,想了想缓过神来,也有些好笑:“嘿嘿,搭档的话,就我们两个没错。你要说固定队,那就只能慢慢来啰!”
  神枪手应了一声,问:“还下本啊?”
  “不下了不下了!”魏琛说,“走,竞技场PK去。”
  “来。”

  六胜四负,认真追究的话,多出来的那么一点也就是运气。谈不上绝对碾压。
  魏琛感到了些许压力,他从电脑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
  这个伙伴,值了。

  再往后,两个人就结伴一起了。虽不像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那样名气愈盛,也是较多人知。当时荣耀里并没有长久的有根基的公会。一叶之秋、秋木苏、索克萨尔这些人就是公会的克星。要的材料全没了如何支撑?人都没有几个呢。
  又一次抢完BOSS,魏琛长叹一口气,喝了杯水活动活动。此时战场还没有清理干净。魏琛看着,一个念头就这么蹦了出来。
  想想也觉得不是不可行。于是,他打开和方世镜的对话框,深吸一口气,打字:“我们组个公会,怎么样?”
  “……有人来?”对面似乎很惊讶。
  “凭名气,怎么会没人来呢。我们也不是吃干饭的。”魏琛倒是不担心。
  “有道理。”就这么决定吧。
 

  多年后也觉好笑,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成立的缘由,居然是因为魏琛突然而生的感慨、想法。但哪个公会、哪个战队的成立不是这样呢?这一步走的颇为“随意”。但重要的不是这一步走的如何,而是走出了这一步啊!嘉世,霸图,蓝雨。这些队伍的成立有公会的支撑。而公会的创立,是因为创立者当初的一个决定。极端点说,没有魏琛的这一句话,荣耀,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哎,叫什么名字?”魏琛不是个文化人。而在告知荣耀里玩得好的一些朋友,接纳他们的意见时。他面对这个想法,也比当初严肃,认真多了。是真的想把这个公会长久经营下去。在他看来,名字就是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必须慎之又慎的。

  “兰溪怎么样?一句诗里的词语,最近读的,还可以吧?”方世镜回了这么一大串,倒是吓了魏琛一跳。
  “也不是不行,哎,不太霸气。”魏琛说。
  “你这要求……”方世镜无语。
  “蓝色的蓝吧,这个可以!”魏琛觉得自己的想法好些。
  “行吧行吧,就它。”方世镜说。
  “哎……就叫蓝溪是不不太好,补个字?”魏琛又想到了什么。
  “……加个阁字。”
  “蓝溪阁!”魏琛说。
  “嗯。”

  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魏琛出去抽烟,在网吧门口站着。
  他记得那天天很蓝。

  公会一天天壮大,荣耀发展迅速。而回想起被蓝雨战队老板邀请的那天,魏琛还是心情复杂。
  不过就是一个蓝装的术士问他,有没有兴趣组个战队,他来出资。参加荣耀联盟的比赛。
  在此之前,他和方世镜及几个蓝雨第一批队员,也参加过不少野赛正规赛,但都是线上比赛。而荣耀联盟从各方面来说都比较靠谱。魏琛也有些蠢蠢欲动。
  但是他和方世镜并没有见面过。充其量只是个网友。队伍里的其他队员,也是如此。
  但还没等到他去问方世镜,方世镜就先来扣他了。
  “去不去啊?”他问。
  “想啊,谁不想拿个冠军回来玩玩。”魏琛答。
  “那就去,还是你当队长。”方世镜说。
  “……行吧。”魏琛说。
  “你在哪个城市?见个面。线下比赛。”方世镜说。
  “...G市。”魏琛说。
  “行,你去跟兄弟们说,还是我去?”方世镜说。
  “我去、我去。”魏琛忙应。

  彼时正是酷暑,空气里都夹着汗味儿,魏琛把自己打扮的有模有样的,走去餐厅。
  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方世镜。文绉绉的,看着像个读书人。在一堆背心裤衩的人里颇为显眼。
  “老方!”魏琛调侃。
  “队长。”方世镜说。
  “魏队好!”队员起哄。
  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魏琛立马拘束了起来,挠挠头刚想说什么。看见那么多双明亮的眸子看着他一眨不眨,突地笑了。
  “好好,去吃饭去吃饭。”魏琛说。
  走进去之后队员都在点菜,魏琛不管这些,和方世镜天南海北地聊。越聊越觉得合拍。线下和线上终究是不一样的。两人对战队的未来一通展望,旁若无人地笑。
  方世镜起先还有些拘谨,久了也放开了。把人和游戏ID对上号,再一一去镶嵌记忆。
  谁的小癖好、谁的情有独钟、谁的特点……初遇似故友,太过痛快。
  魏琛还被逼着用粤语唱了首歌,他对面就是方世镜,目光没处放干脆就看着他的副队长。魏琛唱歌不好听,调子挺飘,胜在音色还可以。当时他还不是经常抽烟,嗓子还算干净。
  “可以可以。”方世镜首先鼓掌。
  “怎么?”老板站在门口,一脸不解。
  “咳咳,没事没事。”魏琛说。

  那天他们聊到、玩到、吃到很晚。六七个大男人勾肩搭背,你下巴抵在我肩、他手揽着我腰。一个个东倒西歪。偏还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大概在唱他们美好的明天。老板大着个舌头,问他们战队叫什么好,大家吱吱歪歪,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方世镜没沾酒,想想道:“取个蓝字吧,想想后一个字叫什么。”
  却下起雨来。小雨,有越下越大的样子。好像是上天给配的背景布。
  “蓝雨怎、怎么样?”魏琛醉眼朦胧地说。
  “好!好!”队员们不知听到了多少,顾着大笑顾着赞同。
  “那就这样!”老板从公文包里拿出纸来,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喝醉,连笔都抓不稳。
  雨打湿了纸,有了水印,被他胡乱地抹去。
  大家都淋湿了,仍在夜晚的广州城里走着,笑着。

  彼时一切,都还是开始时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某些不知道如何诉说的感情。蓝雨老板在忙到深夜时偶尔也会想起,想起那个只有梦想和荣耀的年纪,他不过初出茅庐,凭着敏锐的直觉,赌上了为数不多的资金,找了最喜欢的队伍,发出了一个改变一生的邀请。
  那时候真好啊,什么都不用想。感受血液里流淌的兴奋,无比期待站在战场上的感觉,想着要怎样完美亮相,拿一个属于蓝雨的冠军,把战队招牌打响。
  方世镜记得魏琛扭头看他,眼睛是明亮灼人的。放什么都会被燃尽的样子。
  他哑着嗓子说:“老方啊,我们以后就是队友了。”
  方世镜点头,没有去理这个称呼。
  魏琛继续说:“我觉得我这个人,从小不爱学习,后来沉迷荣耀。能遇上你,遇上你们,真是我大半生的运气啊。”
  魏琛这人烟火气足,掺着柴米油盐酱醋茶,有股混混的气质。以至于现在,违和感淡淡的。
  方世镜觉得他一定是醉了,何时何地都有些粗犷的人,怎么今天说出的话,就那么文艺呢。
  还那么催泪。
  但他没有反驳,只是拍了拍魏琛的肩。

  是不是回不去的才最好。

  蓝雨战队逐渐走上正轨。魏琛对战队内大小事情可以说是亲力亲为,连带着方世镜也常常被他拉去共同参谋。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
  又一次从临时的会议室走出来,方世镜伸了伸懒腰,对此发出了无声的抱怨。
  “我们这个队伍可是要战斗很久的。打起精神来!”魏琛还没缓过这阵呢,做什么都兴奋的不得了。
  “知道。”方世镜答得简便。
  “好了好了,回去吧。”魏琛看他实在没什么精神,也不继续说了。
  “嗯。”方世镜说,扭头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魏琛盯着他背影看了很久,直到自己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
  这种一同思考、一同为未来做准备的感觉,简直不能更好了啊!

  新赛季伊始,叶秋一杆战矛划破天际,所有人都做了他的陪衬——无论是否愿意。蓝雨稳中求胜。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迈进了季后赛。

  “冠军看着咱们呢!”魏琛在常规赛结束,众人聚会时,信誓旦旦地说。
  “为了冠军。”方世镜举杯。
  “为了冠军!”大家说。

  但是蓝雨,还是倒在了皇风脚下。止步于四强。只能看着皇风和嘉世去争夺那个所有选手都梦寐以求的最高荣誉。

  走出比赛室,过道一片寂静。方世镜看着竭力掩饰着失落的魏琛。想了想,还是选择开口:“明年再来,有什么好灰心的。”
  “也对。”魏琛把手放他肩上,“没什么好灰心的。”
  “哎对了……”走着走着,魏琛突然开口,“之前我们在网游里遇到的那个剑客,叫黄少天来着。我把他拉来青训营了。”
  “是么?那可太好了。”方世镜说,“蓝雨也越来越有个正规战队的样子了。”
  “是啊,”魏琛看着窗外的夜景,“那是我们创造的。”
  “没错,确实。”方世镜笑着。
 
  可,第二赛季开始后不久,魏琛状态下滑。起先并不突出。后来可就十分明显了。本赛季出道的双花组合可谓是风光出尽,双核也逐渐变成了荣耀迷们谈论的主流。而方世镜这个自由人,过渡到了蓝雨的替补。实力被认为与魏琛不相上下的他,被排除在了主力队员外。而蓝雨的其他人也并不是堪称神级的选手——当然啦,综合素质过关,亮点不乏。其实这也没什么,只要主角够抢眼,有这么一帮算得上中上的队友,成绩是不必担心的。可作为蓝雨核心的魏琛,却渐渐配不上核心这个称呼了。
  而作为魏琛的好友,与他从网游一路走来的人。方世镜。也是感触最深最明显的一个。但对此,很抱歉。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无能为力。时间不会因此停下脚步。好懂却不想懂的道理。对于魏琛,和方世镜。
  方世镜为黄少天的进步而感到振奋,他可以展望蓝雨更好的未来。但与他一同拼斗的好友的状态难以为继,如一团乌云蒙在他的心头。

  直到喻文州的三胜魏琛,彻底扭转了原本还可维持原样的生活。方世镜的心起起伏伏,如同在坐过山车。他看着出去买烟的魏琛,看着那个与平时无二的背影。心头的乌云,下起了雨,倾盆大雨。

  他回头看着训练室内阳光朝气的少年们。又打量了一下整个走廊,再在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魏琛将蓝雨托付给了他,希望他能够铸造一个更好的战队——蓝雨。这个“蓝雨”,会有双核、会有冠军、会有他们这些不复年轻不复状态的人不再拥有的东西。
  那是属于蓝雨的未来,它有魏琛将其带到起点,方世镜来引路。由黄少天,喻文州送上顶峰。
  荣光加冕。

  可是看到如今的魏琛。哪怕是方世镜,哪怕是一向平和的方世镜。也有些不合时宜地生出了兔死狐悲之感:
  这样好的蓝雨,我能和它站在一起吗?

  ——呐。最好的朋友就将要离开,大风刮过,往事无痕。

  也没关系吧。方世镜想。

  ——嗯。无论是他还是魏琛,都希望蓝雨能越走越远越来越好,这本就是他们的愿望。

  能够帮助到,就可以了。哪怕不能留下,也行。

  ——你甘心吗?这句话,这异样的感觉,被方世镜刻意地压了下去。

  烟味若有若无。

  “啪嗒。”
  魏琛关上门。方世镜从椅子上站起来。
  “说什么了?”他问。
  “经理说。我能不能转作战术指导。”魏琛回答他。
  方世镜没说话,只看着他。
  “我当然不可能留下。”魏琛干笑两声,“其他战队哪怕有邀请,我也不会去的。”
  “那你要离开荣耀了。”方世镜让自己的声音沉下来。
  “是的。”魏琛说,“就靠你了啊,老方。”
  方世镜突然又不说话了。
  魏琛挠挠头,说:“好歹都几年朋友了,卖个面子呗。”
  “嗯。”方世镜点点头。
  “那我走了。”魏琛绕过他,往前走。
  “……保重。”方世镜说。
  “行了,别跟送葬似的。”魏琛拧着眉,停步转身,但看见方世镜抿得紧紧的唇,又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了。
  方世镜像以往那样拍拍他的肩膀,然后从他身侧走过,往前走去。
  他快要消失在魏琛的视线内,而魏琛依旧站在那儿没动。
  知道你不想看着我背影。走的话,你先就你先。就这事。我让你,得了吧。
  谁叫我那么看重你这个朋友。

  方世镜当了一年的蓝雨队长,然后把这交托给了喻文州。宣布退役。
  而魏琛在离开蓝雨后就去了旅游,也难得他有这个心情,只是没人能联系得到他。方世镜去国外待了两年,看多了异国风情。还是觉得回来好。

  接下来的故事,有关魏琛的故事,你们都知道的差不多了。而关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我想来讲一讲。
  第十赛季总决赛,轮回对战兴欣,兴欣胜。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魏琛眼里积满了泪,硬是压着没有让自己流。此时此刻,他心里激动,兴奋,骄傲,应有尽有。
  苦尽甘来。
  不与职业在役选手坐在一块的方世镜。也与现场众多人一起站起来,为兴欣送上掌声。
  而对于方世镜来说,他还为魏琛送上掌声。
  因他追逐冠军的精神,因他对荣耀的热爱,因他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这是他的朋友,不愧是他方世镜的朋友。

  他打开手机,编辑短信:

收信人:魏琛
  恭喜。

 
  待你欢呼已够尽兴许多,笑着叹着行过漫漫夜路回到家。打开手机看见这一条,会不会想起很多年前那个雨夜,那些共你疯的朋友。
  以及那个旧友。

  往事不堪回首,为何仍在怀缅。
  故事里没伤春没孤独,只剩下滑的回不去所谓年轻。
  但总是有,想并肩想再见到的人。
  魏琛和方世镜,各自都在岁月里。
  遇到你其实都已满足。锦上添花再好不过。
  总有以后的!你知啦!
















有点话多的渔火:
  没想到,在我看来最难诠释的友情,最难写的一篇。居然写了这么多。
  老魏挺令人心疼的。关于他,有些我感同身受,因为有过。
  写的时候,还想着刚刚启程的蓝雨。把蓝雨也写了进去。尽量不使得偏离主题。
  觉得蓝雨对老魏,挺重要的。
  最后那两段,自行代入粤语。
  其余的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看文就好。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