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全职/喻黄/黄少天生贺]夜话

 为天疯为天狂为天哐哐撞大墙!
*日写7200+
*日更一万get√
*黄少生贺读条完毕。
*提早一点。生日快乐剑圣。

 

「山穷,水穷,冲不走那份勇。」

 
“喻文州。”黄少天叫他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现在已经很晚了。宿舍楼早已熄灯。按理说这时候,所有人都该睡了的。

“来了。”喻文州拔出账号卡,活动了一下手腕。

“你加训怎么越来越晚?”黄少天皱皱眉。

“要出道了啊。得加倍努力。”喻文州。

“况且也没有太过火,等的心焦了?”

“还好吧。可能困了。”黄少天说。

两人是边走边聊。听到这句,喻文州停下脚步,“嗯?”

“……激动而已。”黄少天声音有点闷。

喻文州笑起来。走到楼梯口时,又停了下来。“去天台那里坐一会?”

“快十一点半了。”黄少天说。

“现在回去的话,睡得着吗?”喻文州问他。

“……睡不着。”黄少天说。

“去不去?” 喻文州说。

“走吧。”黄少天说。

 

夜风向来极凉。吹在脸上令人瞬间清醒过来。天台空无一人。只有暗沉的夜色和他们待在一起。这时候,在最高处看这个城市。会觉得孤寂,和平静。

“所以我们是要聊会天吗?”黄少天说。

“也不错。挺好的一个主意。”喻文州说。

“我先开头吧。聊什么好呢?”黄少天坐在天台边缘那张椅子上,腿上下晃动。

“聊什么都可以。实在不行的话,说说战队?”喻文州倒是很认真地在思考。

 

“……那就说蓝雨吧。这个夏休结束之后,蓝雨就要开始打第四个赛季了。以前看比赛、看第一赛季蓝雨的比赛时。总是想着,要是我也能站上这个赛场该多好啊。后来进了青训营,还是要看比赛。这次就变成了要分析。一开始我也不习惯。但是每次指出的地方,也是会收到一些夸奖和表扬。训练的时候也是。训久了,能够感受到差距所带来的很多东西。可以说,要是没有魏老大拉我进蓝雨,我可能永远不会明白一些东西。”

“少天很少这么正经。”喻文州说。

“你是说平时吗?我记得我训练时一向都是很正经的。”黄少天朝他摆手。

“是的。”喻文州说。

黄少天从那张很高的椅子上跳下来,朝喻文州走过去,“说说你吧。”

 

“我啊。”喻文州眨了眨眼。

“很偶然地玩了荣耀。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家住在这里,然后报了训练营。在网游里玩得还不错,所以当时还有点飘飘然呢……”

“你也会飘飘然么?”黄少天显得很惊讶,“喻队长,人设崩了啊?”

“当然会。”喻文州笑起来,“测试结果出来之后,心理落差还是有的。但是要说放弃,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点,我想少天也和我一样。”

“是的!”黄少天有些激动,“是真的打算玩荣耀一辈子啊。”

“所以说,哪怕看上去希望很渺茫,还是选择了一路坚持下来。到了现在准备出道了。也可以说是苦尽甘来了吧。”喻文州点头。

“话也不要说得这么死。”黄少天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出道之后拿到冠军,才可以说是苦尽甘来吧。”

“对我来说是。对少天来讲,应该算锦上添花。”喻文州说。

“那这花也太棒、太完美了一点。风头全抢没了。”黄少天笑起来,耸了耸肩。

“是。”喻文州说,“知道可以出道之后,觉得以前所经历的那些,更好了一点。毕竟我们就要开始踏上一段新的旅途了呢。”

“我说。”黄少天很有些无奈,“能不能不要像个哲学家一样。这样子我压力蛮大的。”

“哪里的事。”喻文州突然笑起来,“蓝雨的王牌,有什么好担心的。”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说,脸突地就红起来了:“……好吧,蓝雨的第三位队长。”

  “所以少天对于要出道这件事情,有什么想说的吗?”

  “就是很开心。非常开心。之前把冰雨搞定的时候,简直都想要大晚上去运动一下。不知道……咳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都很水到渠成吧,总感觉不太真实。但是银武准备好了,账号卡准备好了。队伍准备好了。这样,才有点实质感。现在的话,很兴奋,最近老是做梦,梦到我已经坐到了比赛席上。一觉醒来,拿着账号卡去训练。刷卡登录,看见夜雨声烦的装备。就在想。”

 

  “我要出道了。我要比赛了。”

 

  “无论想多少次,都会觉得热血沸腾,对吗?” 喻文州说。

  “是啊。”黄少天说。

 

  “被少天这么一说,我现在很想去登录账号卡了。”喻文州说。

  “……门好像被你锁了吧。”黄少天说。

 

  “是的。不过明天去看也不迟。”

  “什么时候看都不迟。”

    ……

 

  安静了一会,黄少天突然开口:“说起来,我一直挺想听你说说魏老大的。”

  “一直都很服气他。” 喻文州盯着他看,眼神很专注。

  “嗯?”两人并肩而立,黄少天把手放到他的肩上。

  “组建蓝溪阁、组建蓝雨、在一切都未知时孤注一掷参加荣耀联盟、发现你。”

  “真的假的?”黄少天说,“孤注一掷?”

  “孤注一掷就意味着没有退路。” 喻文州声音很稳,“说起来,我一意孤行选择待在这里这个决定,勉强算是吧。”

  “那不也——”

  “现在,我不过18岁而已。哪怕最终没有成功。也可以去读书,复读一年来上大学。所以这并不是没有退路。”

  “魏队在第一赛季时是22岁。而从21岁时,他就和蓝雨的老队员,辗转打过很多场比赛。虽说是线上,但是时间也是被占满的差不多了。而魏队仅仅是高中毕业。若他耗费那么多时光仍无法完成对这个梦想的追逐——那该如何自己养活自己?原本荣耀联盟开始时就是要贴钱的。别看魏队大大咧咧,战术保持猥琐。但他自尊心强,做不出问家人拿钱这种事来。”

  “哪怕魏队有上大学。刚刚毕业就去打游戏,一点犹豫都没有。而一切,在当时不过刚刚起步而已。”

  “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喻文州总结。

  黄少天没说话。此刻所有语言都显得贫瘠起来。只有喻文州微微笑着,表情有些复杂。

  半刻静寂。

 

  “谁告诉你的?”所有的力气似乎又回到了黄少天的身体里。。

  “方队。”喻文州言简意骇。

  黄少天让自己滑坐到地板上,把脸埋在腿间。

  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喻文州很识趣。很识趣地一句话没说,只是很安静地看着夜景。看着这座车水马龙的城市。

  夜风还在呼呼地刮。凉意愈盛。

 

  “你知道吗?”过了一阵子,黄少天突然开口。

  “嗯?”

  “在你赢了魏老大三次之后。我想了很多遍他。”

  “嗯。”

  “我对此感到些不该有的愤怒。感到不甘心,感到无奈。”

  “嗯。”

  “但是,现在。”

  “我发现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我可以明白他在荣耀场上的想法,可以做出应对,可以有自己的思考。”

  “他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我老大。我在面对他的问题,永远都无法保持绝对的冷静。尤其是在面对亲近的人。”

  “但我从来都没有把这些表露给他看,因为我觉得他根本不需要。”

  “是。他不需要。”

  “魏老大很厉害。我真心的。能这样子过去的人,都很厉害。”到最后,黄少天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论坛上有个说法。他们叫开荒一代。”

  “什、什么?”

  “这个说法并不流行,但是我觉得说的很对。”

  “他们替我们先去尝试,先去体验这个生涩的联盟。”

  “才使得它越来越好。”

  “魏队、方队、韩队长、郭明宇前辈、吴副队长。还有叶秋。”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在于我们所能够设想的,学习到的,都建立于他们打下的基础之上。”

 

  “还是有一样的地方的吧?”黄少天从地上跃起来。

四目相对。

  “热爱荣耀?”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一起笑了。

 

  “你知道吗?”黄少天拧着眉安静了一会,突然又说。

  “怎么了?”喻文州问。

  “就凭刚刚那一刻。我突然…….我突然想清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呢?” 喻文州问。

  “队长。”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我懂了。” 喻文州笑。

  “懂了什么?”黄少天有点窘迫。

  “……没什么。”喻文州笑起来,“很开心。”

黄少天咳嗽了几声,然后突然、也跟着笑起来。

 

就这么笑着,一分钟过去了。

  “好了好了。”黄少天又严肃起来,“不说这些了。那个,和我合拍的喻文州先生,说说我吧。”

  “你会成为联盟最利的一把剑。” 喻文州毫不犹豫。

  “是么?”

  “是的。”喻文州眯起眼,“你天赋高,又努力。是应该的。”

  黄少天抿抿唇,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说,“但不管怎么样,路还长啊。”

 

  “是的。”喻文州很认真地点头,“但是我们会一起走。”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你明白么?”

  “我明白的。”

 

   ——三年之后的蓝雨夺冠夜,喻文州也是这么说的,只是有一点不一样。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你记得么?”

  “我记得的。”

 

  ——而如今,两个少年一起在天台。述怀、期盼。夜风是很凉,可是梦想、可是心是滚烫的啊。

  “新一天了。”黄少天看了眼手机,电量岌岌可危。

  “新一天了……”喻文州重复着,“每一天都很令人期待。”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再说他是个哲学家。而是很认真地回答,“因为一想到即将会发生的,就平静不下来啊。”

  “其实,之前也这么想来着。” 喻文州笑,“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很令人开心,更令人期待明天会怎么样。”

  “我们还年轻。”黄少天也笑起来,“主席不是说,我们这些人的未来无限可能嘛。”

  “嗯。”喻文州伸出手,然后两人击掌。

  “以后,多多指教。”黄少天说。

  “会的。”

 

  聊了那么久,才后知后觉感到困倦。于是两个少年一起,慢慢地走回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想到什么?”黄少天说。

  喻文州看了看高悬的明月,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像太阳那么耀眼的人。

  “少天。”

  “我在的。你说。”

  “你觉不觉得——”

 

  “今晚月色很美?”

 

    END



这是45分钟后发现热度似乎挺高要来打广告的渔火:

 楚云秀中心向/生贺:幸识汝辈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