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知乎体】被人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朋友,喻黄听说过伐?





被人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最近被人秀了一脸,可以说是非!常!不!爽!了。然而有难同当,请各位分享出你们的故事,让我们躺在狗粮上吧。


1020个回答


匿名用户 


  谢邀。
  各位父老乡亲们,就在刚刚,亲眼目睹了一幕人间惨剧的我。要发出呐喊,要为广大单身人士发声!
  请先忽略我刚刚的所言所语。让我来简单说明一下。
  此回答极长,且本质是为了安利(顺带让你们体验一下狗粮满嘴的感受)。如果不想细看只是快速浏览,可以看完这句话就走:
  [论同事、论同公司情侣、论住隔壁的情侣所带来的杀伤力有多大。]



  Ready?



  故事中心是和我一个部门的Y先生和H先生。非常有幸和我是大学同学。如今是同事兼邻居。
  早在大学时,他们两位已经声名远扬。Y先生,温润公子一个。待人亲和,凡事不拖泥带水。学霸一位。和我同系,中文系的。
  Y先生文笔非常好。当过辩手、文学社社长、兼校草一枚。稿子被多次征用。
  Y先生也对我这个学妹颇为关照,在此先吹一波。


  H先生。同样也是中文系的。唯一不同的一点可能就是他学到一半直接跳级。是的,你没有看错。Y先生原来是大我们一届。而H先生原本是和我同一年。结果大一学完直接跳级。让我们这些还挣扎在期末的人瑟瑟发抖。
  在此之前无论是我还是H先生,都和Y先生不算太熟,只是同在文学社而已。然而等到他跳级之后,可谓是天翻地覆。
  由于和H先生关系不错,所以他也会拉我去吃饭啊什么的。顺带叫上朋友闺蜜之类的。一年起码有个十次。然而半年过去,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哪怕是平时在文学社共事也一点事儿没有。现在想来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半年结束。文学社期末总结兼狂欢大会,现在一般被叫做新世界被打开之值得被载入史册大会(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名字那么长。姓H那位先生取的。嗯。)
  在那天下午我问H先生到了没有,他说他已经到了在布置场地。当时是下午两点半,而我还瘫在宿舍。
  那时候我觉得他简直是太伟大太为人民着想了。于是本着愧疚之情决定早一点去。
  毕竟布置场地什么的全凭自愿嘛。
  到那里的时候灯都没开,暖气倒是挺足的。我一边上楼梯一边纳闷,突然就听见前方不远处墙角有人声。
  当时吓得我哟以为见鬼了。回头想去非常无奈——
  我为什么不跑快几步打开灯,或者干脆拿手机开手电筒。那就不会让我收到如此之大的暴击。
  听声音是Y先生和H先生,两个人似乎在交谈。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听得还算清楚。
  我松了口气,心想既然是熟人,讲完之后上去打个招呼就行。

  果然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五分钟过去他们讲的差不多了,我也有点不耐烦,正打算继续走呢。Y先生就开口了:
  “少天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比较好。”

  “不我要借酒消愁。”

  “消愁?”

  “相思愁哎。”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他们又开始了:

  “怎么?”我们的Y先生,不,现在应该叫他Y心脏。这个被论坛亲自赋予的名号。
  “还装啊你?”
  “知道了,走吧。”Y先生笑了一声。
  于是交谈结束他们抬脚准备下楼,这个时候我又要狠狠地批评一下自己,进行自我反省——
  叫你八卦,叫你八卦!
  当下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我抬高声音叫他们。
  啪一下灯开了,两位清俊少年郎十指相扣站在我面前。
  来朋友,跟我一起读——
  十、指、相、扣。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什么前男友居然是个同性恋这种烂俗情节,毕竟我有闺蜜就已经足够了要什么男朋友。况且我是个三好学生五好青年哪怕大八卦当前也能守住最后的节操——
  上述都是不存在的。八卦万岁。


  问问题之前我又回想起两人刚刚的对话,表示最好的撩就是无时无刻的撩这一句话,真不愧是我校八卦群众的座右铭和团训。


  “两位……是我想象的那种关系吗?”是不是很高冷很礼貌,事实上我已经要成为夜空中最亮的烟花了。
  Y先生开口:“是的。”
  我深吸一口气:“什么时候开始的?”
  Y先生答:“这学期开始。”
  等等——
  我条件反射往H先生那儿看去 而他面无表情,只是嘴角没绷住。
  啊,我是一头南方的孤狼。寒冷的冬天到来了,却依旧在流浪——
  “我……”我斟酌了一下措辞。
  “我能不能请求约谈。”目标人物H先生。
  “可能不能。”Y先生看看我再看看旁边那位,迅速反应过来之后表示拒绝。
  喂这狗粮虽然清奇了一点我还是很乐意吃的不要这个回答好吗——
  于是我微微一笑,直呼H先生大名。
  果不其然他看了看我,但是镇定依旧。
  我看了看两位。
  两位都是校草级人物、学霸、家境很好、具有一切我们这些人羡慕不来的东西。
  惊讶是惊讶的,抵触是肯定不至于,只是很难令人相信的。
  H先生在大一上学期时还与我谈过关于理想的女孩子,而我也和他因这个话题熬夜修仙。所谓海聊。
  关于他的标签有很多,但是我决计想不到会有这个。
  但是其实想想也很好懂,标签再多也很难将一个人完全概括。
  道理我明白,一时间大脑还是卡顿。这时候Y先生和H先生都很安静。他们可能也想不到,第一个考验来自备受他们照顾的学妹。
  我站在原地几分钟,试图做些动作来缓解。却一不小心碰到了灯光开关。
  这个灯光很迷,越开越亮。而这一关一开已经到了最亮。
  很刺眼。
  光直扑人眼睛,我快速往后退几步,稍微缓解了一点。
  几秒发生的画面我记到了现在。并从此成为了战斗第一线成员。
  Y先生第一反应去遮H先生眼睛。而H先生想把Y先生往后逼。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想。


  我眯眼跑过去,啪一下把灯关了再开。
  世界重归平静。
  我一扭身,继续盯着他们看。
  H先生拍拍Y先生。回身时看见我专注的目光,又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向在辩论会时发言迅速的两位此时却被我抢了先。多年的自我八卦修炼告诉我,直球的威力无穷大。
  我理理头发,一个标准笑容get:“份子钱什么的就算了吧。”
  两位一愣,从表情可以看出,H先生是真被直球给击中了,保不准还有暴击效果。
  Y先生笑的很开心,那是我第一次见他这个模样,嘴角弧度不大,看得出来真心实意:“准了。”
  我几下跑到他们面前,一脚三阶不是梦。我拍了拍H先生的肩膀:“恭喜啊,回头跟我讲讲?”
  Y先生勾勾唇:“早晚会知道的。”
  那表情,我只想朝天大喊sixsixsix。


  再之后两位的名字就绑到了一起,论坛上为他们吵过一遭又一遭。文学社瞬间沦陷。
  说实话开始那段时间不好过,两个人当众出柜的后果就是被领导约谈,一谈就是一星期。文学社所有事务全扔给我一个人主持。领导之后是老师,老师之后是同学。
  每天都有人来文学社找事,八卦也好怎么也好。不是所有人都看好同性恋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但是反应之激烈,还是超乎意料。但是文学社该继续的都不能停下。我找所有成员谈过一次,瞒着他两。
  最终意见统一。
  那时候所有人心里大概都有一口气憋着。虽说我有科普他们的事情,但是文学社成员知道的也不比学生多很多。只是所有人都认可Y先生和H先生。无条件支持。
  那时候觉得只要有一件事情,一件两位还在工作时做的事情没有继续,就是认输。
  所以稿子一期期的出,该进行的一样没落。
  半个月后两位的家长出现在学校,当时我们站在窗前,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看过不少动漫,热血的看多了总也期待着会有类似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没有想过是这么一个契机。
  主角们会赢、会觉醒。会有属于他们的光环。
  主角终究是主角。
  但是我们只是无数个学生中的一个,做的所有全源于骨子里的不认输和固执。
  从来都没有想过万一他们失败了会怎么样,更没有考虑过所谓的分手。所有人想到的都是聚会时Y先生和H先生手牵手站在灯光下。说我们在一起了。
  然后拥吻。
  那张照片被设成了文学社电脑壁纸,倔强地证明着立场。这只是我们自己的坚持。无关旁人。
  现在固然可以说不后悔,但是当时一颗心随浪浮沉,总是差一点被拍死在沙滩上。


  结束的那一天来得措不及防。那时已经很晚了,所有人还没离开。两位拉开门,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我算是最早发现的那一个,朝他们挥了挥手。
  有些人要兼顾繁忙的学业,已经睡着了。我还算好的。只是熬夜比较多。
  H先生盯着我看,我送了他一个拥抱。回身去灌了一杯水。
  Y先生揉了揉我头发,说辛苦了。
  我说结束了吗?
  他说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这句话对我来说就是一切的句号,这段日子可以埋在回忆里的信号。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扭过头来,看着他们两个。
  结束啦。H先生扯出个笑容。
  没有欢呼没有礼花,大家愣了几秒,然后站起来,拿着咖啡干杯。
  “干杯!”
  H先生站在那,抿抿嘴转过头去,又快速转回来。
  文学社不少新人,有许多是后来蓝雨社团的成员。郑轩、徐景熙等人已经在社里了。
  不知道是谁感叹了一句压力山大,十五分钟后各自收拾东西回去。
  没有那种有说有笑的氛围,只是交换一个眼神的心知肚明。
  我惯常是最后走。这一个月来天天如此。早已习惯。
  人还没走完,就被Y先生拍了拍肩膀,说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们来。
  语气平常的像以往无数个日子。
  H先生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辛苦了辛苦了快回去吧。
  我愣愣地,应下来后离开。
  没关灯,我回头看两个人忙上忙下。
  一转身就哭了。


  值吗?
  值啊,还赚了呢。


  剩下的日子就可以用轻松些的口吻说了,至此YH晋升国民cp,撒狗粮也成为了日常。
  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是那学期结束的狂欢,一群人齐齐约去唱歌。
  Y先生和H先生可以说是备受关注了,事实上也不负众望。
  Y先生唱了一首别来无恙。歌词是很搭没错,嗓子也够好听。
  听着歌又是一番感慨啦,起哄的倒是没有,一个二个还算平静的。


  一曲唱罢有人说让H先生也来首粤语,全票通过。
  H先生唱了一首沙龙,可以说是,非常搞事了。
  又是掌声一片片,Y先生说不如你们给我们唱首歌?
  主意是好,可真没什么人自愿。石头剪刀布一番比拼,机会……
  落到了我身上。
  其实不是一点准备没有,想唱的歌,也还真的有一首。
  “纸牌屋吧。”我说。


  不愧是文学社,捕捉重点能力一流。


  「从前你俩为什么执手起誓,难捱的关口请你记住原委,努力保卫。」


  结束了,结束了,我们只希望你们长长久久,共到白头。


  “懂不懂?”我们齐声。
  “懂的。”Y先生点头。
  一转头就吻了下去。


  大学四年,如今还剩一年。这一年算得上是风平浪静。除了虐狗,还是虐狗。
  大四时两人创立了蓝雨社团。此社团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妹子。明明学校男女比例正常。但这奇观一直没有改变。直到毕业。
  不得不说,Y先生实在是太宠H先生了,多少情侣表示杀伤力太大要绕路前行。所幸我和闺蜜百毒不侵,坚强地站在他们周围——把存在感归零。
  两人恋爱一周年时,文学社开始搞事。
  具体林林总总还可以去问如今的大三大四,照顾单身狗我就不透露很多。
  当然,你要是让我不说,我是要打人的。
  正赶上出稿,那天标题一句话:
  我说今晚月光很美。


  文学社秒变恋爱专家社。不过一年仅此一次,众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这其实只是小事一桩。大四、毕业、工作这些词牢牢地压在他们身上。毕业时的这个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一向都有毕业就分手之语。只是人物是他们两位的话,在我们看来都是不存在的。一直甜甜蜜蜜引来无数火把烧身的两位,在工作和学习上亦是默契满分。还在文学社打响了剑与诅咒的名号。
  果然,毕业典礼上二位西装配西装隆重出席,俊男和俊男的搭配吸引全场目光。可惜YH两位毫无自觉,照旧还是在那……我们约定俗成叫做打情骂俏。H先生去找人聊天时,Y先生就隔着人群精确查找,定点一流。我看着都不禁感叹——
  谈恋爱了不起哦!


  正逢文学社大换血来临,狂欢会开得更加隆重和盛大。特意请了YH致辞,还被秀了一脸。
  我在台下冷漠地看着。告诉自己:
  习惯、习惯。


  抛开这些,毕业总归代表着离别。文学社社长变成了我。蓝雨社团倒是还好。很少有人再把它当作是一个普通的学校社团。
  最后我问他们工作定了吗?他们说定了,一起工作。
  替我祝你们同事好运。我说。


  大四一年的忙碌程度还是出乎了意料,原先去的实习的公司突然出事,使我不得不在短暂的时间内考虑工作去处。
  此时YH两人给我发来信息,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他们那里工作,刚好缺人。
  他们那家公司我也有耳闻。先不说他们怎么知道我的情况,再者哪怕招人,也是一番竞争之后才能获得,哪有绑定是谁的呢?他们大概是下了功夫,凭着实力推荐人,才能被采纳吧。
  ……谢谢。我回他们。
  说什么谢啊喂。H先生答我。


  至此开始了虐狗的又一朝。


  办公室内毫不避嫌,动作自然又亲密。偶尔Y先生会向H先生讨一个吻,H先生忙累了总有杯水在手旁。中午一起去吃饭。回来后偎依着对方午睡。虽然无时无刻被闪瞎眼以至天怒人怨。但是狗粮还是吃得很满足。
  至于开头的那句话嘛,主要是因为刚刚……H先生把Y先生壁咚了。然而看首字母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嘛……所以你们懂得。
  关于住隔壁这件事情:公司有安排宿舍,还分双人和单人。然后我是被他们推荐来的嘛。自然而然就分到隔壁了。
  说起来也一把辛酸泪啊。我每天都尽量早点出门,因为一起的话Y先生一般会开车送我过去。然后H先生坐副驾驶,我坐后座。
  虽然一路其乐融融、有说有笑。但是我不想当电灯泡的心一如既往。嗯。
  至于你问我还有什么感想之类的……
  隔音真好,隔音真好。咳咳咳咳咳咳。


  但是无论如何,请允许我吹他们一波。


  两位很般配。Y先生特别宠H先生。都想着对对方好。我不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说服家长的,我只知道他们相恋三年,已经打算在假期去往国外结婚。顺带邀请我当司仪。
  他们也和我说,等到结婚回来就打算自己开公司,名字就是蓝雨。人还是那些人。
  鉴于我可能是蓝雨未来唯一一位妹子,我就……答应好了。(坚决不承认吃狗粮上瘾)


  最后……有没有被安利到?来,让我们一起看剑与诅咒秀恩爱。无形地秀啊,随时随地秀啊。
  ↓
  最后的最后。愿二位长长久久。狗粮再多也还是吃得下的。
  比心。

  

  

  

  
  

  

评论(2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