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知乎体】曾经哪个瞬间或者哪句话让你瞬间泪目?

*此生有幸,亲临盛世。





曾经哪个瞬间或者哪句话让你瞬间泪目?

 

  心血来潮的问题,来分享吧!

 

2025个回答。

 

 

兴欣之火

 

  不邀自来。看见这个问题之后,觉得这简直是为我而生的!数起来真的不多,除去家人朋友的关心、陌生人的帮助。似乎也就剩下一句话和一个瞬间了。

 

  利益相关:荣耀兴欣粉。叶修脑残粉一枚。(请一定要记住我是专业叶吹)

 

 

  只代表个人观点哟!

 

 

 

  一开始还真不跟兴欣有关系。我擦着三连冠的边,第四赛季的时候喜欢上嘉世的。当初被同学安利了斗神,了解三连冠之后,一叶之秋那提着战矛、英姿飒爽的模样就算烙在心里头了。

  越了解越偏叶神。第四赛季上半赛季结束,就已经能在谈论起他时抢出一席之地,瞬间变身演说家一点毛病没有。但你也不能判我不喜欢嘉世,对于那时候走过来的人都是这样。斗神是嘉世里最出名的、他代表着嘉世、他是嘉世的队长、他是嘉世人。

  懂吧?嘿嘿。

 

  所谓期待越大失望最大。我那时对这种一语成谶不太感冒。但粉丝的狂热心理有了个十成十。真是巴不得嘉世连冠下去。这和任何粉丝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的信心更大吧。

  当时还有一位嘉世新粉问我如何更好地了解嘉世。我说其实都是套路:混公会、追比赛、买周边、投票、应援。但是呢,有一点要特别强调。

  三连冠时期的比赛,每一场,都一定要看。

  那个姑娘在按照步骤走了一遍之后,一头扎进了嘉世里,还和我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无话不说。

 

  其实后面的事情,混荣耀的都知道吧。霸图终结王朝,嘉世三连冠结束。对于我们这些粉丝来说,是莫大的打击。

  很不甘心啊。就差那么一点,我们嘉世就是四个冠军在手的战队了。联盟独此一份。

  这几年掀起了一股回忆荣耀初始的风气。三连冠、开荒一代、联盟初期这些词语频繁出现。连最后一点新鲜感都磨褪。除了再次开启吹叶之旅,嘉世三连期间的事也常被拉出来评头论足几句。

  但我对这些无甚感觉。刻骨铭心的是那次折戟。赛季即将开始时,苏沐橙加入一事一出,质疑四起。而老队员纷纷退役,吴副队也功成身退。所有压力、所有风言风语、所有期盼和诋毁,如潮浪一般朝我叶扑去。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怖,足足高过人。而我叶不闪不躲、不惧不畏。照旧扛着战矛,领着嘉世站上总决赛赛场。

  过去了近十年,我才能体会到他的艰辛和说不出口、更不打算说出口的苦痛。失败后,嘉世瞬间被记者对准枪口。一篇篇稿子长篇累牍,仿佛嘉世已摔下万丈深渊,从此粉身碎骨,再无立席之地。

  可有没有人理会过。第四赛季,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嘉世,实则处处危机四伏。稍有不慎,说是万劫不复也不为过。这不啻于联盟开始,他和那些队员踏上这条看似没有尽头的路。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要是新的无法发挥出能量、无法和他一起,带着嘉世往更高处走去。那就很令人痛心、难过了。也有人固执地认为,只要叶秋(修),一叶之秋还在,就没有什么好发愁的。也是,我叶和人磨合的能力如何,单体作战能力如何,嘉王朝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不是吗?而第四赛季,变更之时。他依然在拼,在疯,倔得从不回头。他也会累,他不是神。这一点,有人……有人知道吗?后来对一叶之秋,叶秋(修)诋毁那么多,什么暮年已至,什么混吃等死。多恶心的话都出来了。可是我叶啊,张狂的跑过了前三年,深一脚浅一脚地淌过了第四年。慢慢地。会想要停下来歇歇,调整状态。却没有几个人能令他省心。第四赛季,我叶可以说是,真正理解了队伍前进所需要的不只是战斗力。还有交际,还有人心。

  还有人心啊。

  可从来都没有哪个学校开设如何做队长这门课程。全凭自己摸索。嘉世曾如太阳般耀眼,一叶之秋名扬天下。我叶为此鞠躬尽瘁,努力、拼搏——而我认为,嘉世的衰落从那次折戟开始埋下引线,猪队友加入时一切皆备。从此嘉世逐渐被蚀空,空落落挂着一层昔日荣光……

  那时候他能怎么样呢?他只能握紧战矛,穿好队服,告诉自己路还长。

  太心疼我叶了。真的。我到如今才渐渐明白的事,他已云淡风轻走过很久。

  很久很久。

而当时,却因为一次失利,而有人要全盘否定。只凭一次折戟,就极尽所能捧一踩一,肆无忌惮开嘲讽。

  我们根本叫不醒装睡的人。这我明白。

  也只有一句话想说了,即使我知道它不对:

  那,你行你上啊。

 

  到这里,前七个赛季,自认为是没什么要补充了。那一个充满寒冷的空气、黑暗和一分两段的雪夜,像一块冰捂在胸口,哪怕曾经的热血再滚烫,也不会让它融化。

  嘉世在后来,往出局区狂奔而去,有粉丝在俱乐部外拉横幅,要求给个说法。我在网吧那儿,静静地看着。感觉全身发冷。无话可说,无事可做。

  就像前文所说,比起嘉世相关,我更像一个纯粹的叶粉。虽然并不是,不喜欢嘉世的。

  怎么说呢。如今的我依旧觉得当初的自己太过负能和颓废,连荣耀的上线次数都减少。我知道叶修他并不需要这种心疼和感伤,更不在意诋毁和谩骂。可我为此劳心劳力,险些迷失了自己。

  第四赛季时他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啊;他明里暗里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多了。我知道多的是我不清楚、没听说过的事情。于是也就不知道,能用什么样的身份来对他指指点点。

  粉丝吗?

 

  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第四赛季之后,对我叶、对嘉世的感情渐渐有些平淡下来。虽然还是会在看到时激动。但是在脑海里,叶修和嘉世不再绑的那么牢——但也没有想过会分开。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直到终于变成两个独立的个体。那时候,觉得心脏直接爆炸。天旋地转,胸口感觉被撕裂。眼前发黑,疼得我难受极了。

  为什么啊……我在想。好疼,真的好疼。

 

  而之后就是,有点活在过去的样子。

  告诉自己,从此以后只是叶修粉丝——这么决定以后,浑浑噩噩地过了很久。要到了认识不知的状态。以至于我不得不自我怀疑,我对他的感情。

 

 

  也没过多久吧,君莫笑在第十区出名了。凭着敏锐地直觉,我难得地心血来潮,借了号去看。之后就隐隐约约有了些想法。再瞅瞅嘉王朝的做派,不知为何就知道,一定是他。

  这个认知非常根深蒂固,被放在脑海里几秒,尔后顿悟。在想为什么我要一直这样下去。

 

  可能那是迟来的一声惊雷、晚到的秋雨、最后一场雪、最后一点爱意所积,带来的化学反应。

  

  反正就……扪心自问:

  “你要用什么样的身份来继续‘喜欢’他?”

  “粉丝吗?”

 

  这桶冷水足够及时。我打开电脑,把三连冠时期的嘉世比赛视频看了一遍,把第四赛季看了一遍;看了第八赛季上半季,又看了很多一叶之秋的相关视频。

   然后我打开全明星赛,把进度条拉到一叶之秋扛着战矛,站在荣耀地图那里。盯着那个战斗法师看。

  看了很久很久,直到眼睛疼起来。

  于是我去拿了张白纸,一遍一遍写一叶之秋,写斗神。

  越写越平静。后来一面写满了,我看着满纸的笔迹。换了支钢笔,把这些全部划掉。

  翻到另外一面,端端正正写下“叶秋”两个大字。

  下头换了支红色的油性笔,写了字号稍小一点的,“君莫笑”。

  然后我冲出网吧,看着对面红枫标志显眼的,嘉世俱乐部。

  再冲回去,借了邻座的卡,登录第十区,看着纪录上的:“君莫笑”。

 

  我给那位妹子发了个抖动,几秒后回过来:“要出门,一会聊。”

  “做什么?”

  “买张第十区的卡。之前拿朋友的。”

  “……啊?”

  她补了个笑脸,“跟着我叶混啊,要当个尽职的粉丝嘛。”

  “!”我挪开对话框,匆匆瞄了一眼屏幕上的纪录,然后手速开飙。

  在飞快地、用平生最快有效手速的给那个妹子回消息时,我还能分点精力去胡思乱想:

  也算有效手速吧,感觉在那一刻,奠定了此后荣耀征途的基调。

  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起,当时妹子找我时,我讲完,还补充了一句:

  “我叶那可是非常非常好的人,要喜欢,就要喜欢一辈子。”当初我信誓旦旦地说。心里面觉得,这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信息发出去了。我指尖抖了抖。

 

  ——嗯,加我一个。

 

  我当定叶粉了。有本事你个本尊来开除我粉籍啊。我一边想一边笑。

 

  笑着笑着、就觉得鼻酸。

 

 

   再过很久,兴欣开打挑战赛。我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倒是一场都没有落下。线下挑战赛,特意拉了那位妹子去看,也是多年朋友了。

  我看着角色一个个刷新,吸了吸鼻子。

  友人妹子撞我手肘,说咋啦,要哭?

  我说不存在的,激动而已。

  她说激动什么,会赢的。

  我说就是激动这个怎么啦,你有意见啊。

  哎……感觉自己那时候跟个小孩似的。

  她看我一眼,最后没来由地叹口气。

  说其实挺好的,就一直激动下去呗。

  我没听太清楚这句,因为已经开始了。

  对于所有叶粉和兴欣粉来说,是挑战、是考验。

  而对于我来说,是重新开始。是来见证。

 

  ——乌飞兔走,又是一段时间过去。兴欣对嘉世,尘埃落定之后。我拉着妹子去吃火锅。

  两个人都没讲话,热辣辣吃过一轮,才有点心情开口。

  我说结束啦,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时至今日,我对嘉世已经无感,一腔爱意全到了我叶和兴欣身上。

  她揉揉我头,说以后跟着兴欣大杀四方咯。

  我瞪她一眼,说小姐你比我矮耶。

  她没忍住笑出来,拉过我的手,把她那张账号卡放到我手心。

  “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呢。”

  “嗯。”

 

  但是嘉世对我叶的种种爆出来时,我还是怒了。

  哪怕稍有预料。

  凭什么、凭什么!在那一刻穿越六年前,无脑得一碰就炸。

  妹子也很激动。但是勉勉强强按捺下心情。跟我一起看发布会直播。

  ……

  “有这么多热爱关心嘉世的人存在,你觉得嘉世这个名字真的会消失吗?我有信心,继承嘉世的人,一定会出现,嘉世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决定而废弃。因为嘉世并不是一件商品,它是一种精神,甚至是一种文化,它存在于每一个关心和热爱嘉世的人心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嘉世人,这是谁也出售不了的,只要有他们在,嘉世就永远不会倒。”

  ……

  我愣愣地听着,回过神来,扭头往妹子那儿看去。

  她也扭过头来看我。

  我们一起听完了关于这个问题的、真正的解释。在那一刻算是明白、懂得了嘉世。

  席卷心田的,是愧对自己曾为嘉世粉几年。

  ……

  “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妹子笑起来。

  “……嘉世没有倒。”我说。

  “还会选择去做回粉丝?”

  “不会了。”

  “但我祝福嘉世。”

 

  “……嗯。”妹子重重点头。

 

  

  后来的征途就像童话一样。先抑后扬。渲染能力满分。

  四连败的时候我还是和那位妹子在一起,互相打气,说不能慌啊他们会赢。

  闯进季后赛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尖叫、狂奔。跳起来撞到头也还是笑得肆无忌惮。

  37连胜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盯着白底黑字“叶修”壁纸看了十分钟。公会里喜气洋洋。

  抢BOSS,下副本,竞技场PK。一切做起来都充满动力,在那段时间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季后赛一个一个对手砍过去,妹子一直和我在一起。

  亦或者说,这一路过来,我们都是互相搀扶着的。

  ……原本,总决赛。也是打算一起看的。

 

  但她回家一趟,赶回来时出了车祸。

 

 

  ——怎么回事?!伤到哪儿了!

  ——没事没事,你别……

  晚了,我直接给她打电话。

  “我真没大碍,就是不能和你去看总决赛了。”

  “咋地,你还想去看啊。给我乖乖躺床上看直播!听到没!”

  “知道了祖宗,安啦安啦。”

 

  总决赛三场追下来,不练出强心脏都不科学。

  但怎么样都,比不过最后那句: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就是这句话。

 

  ——真的,宣布声刚落,我就这么哭了。

不是压低声音抽泣。而是毫无形象地放声大哭。

  不会有人理,因为周遭人都与我无二。

六年了。我又站到了这里。站到了总决赛现场,观看两支战队争夺那无上荣光。这并不是H市,但不影响我唏嘘和感叹。

  六年前,我看着嘉世核心被带走,看着他们落败。看着冠军到了霸图战队手中。

  六年后,我看着兴欣核心短短几秒,绝杀三人,将奖杯收进本赛季的新队之一,兴欣战队的囊中。

  六年啊,却感觉已走了一辈子。

  我看着我叶拿不住奖杯,而所有人冲上去高高托起。视线被泪水模糊,干脆闭上眼睛。

是啊。你比以往还累、还忙。但现在你有很好的队员,有冠军予你回报。没有给你一点点遗憾的机会。

  在那一刻,我竟有些释然。

  手机震动,我想也没想划开屏幕接听。是妹子带着哭腔的声音:

  “他们是冠军。”她说。

  “他、们、是、冠、军。”很嘈杂,她又重复了一遍。字正腔圆。

  但这个音量……

 

  我倏然扭过头去,她在我斜前方,倚着墙站着。

 

  就是这个瞬间。

 

  ——我眼泪又汹涌起来。在那一刻把这七年多的欢乐、哀悲、相聚和离别、信任和猜疑,都放进泪水里——和过去挥手再见,与今日同歌共舞。

  我跑过去和她拥抱。掌心里还紧紧握着,我找人定做的兴欣队徽。

  “我们……太幸、运了!”哭到字不成句,唯有荣耀这词能诉我心。

  “是的。”她答。

  那刻我们尖叫、欢呼。用尽所有气力,用所有能用的方式,告诉人们:

  “冠军属于我们!”

  此生有幸,亲临盛世。

 

 

  ……

  那么,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感谢看到这里。

  谢谢!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