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心血来潮吹孙翔

 


 “嗖!”

 

  一支箭破风而去,直中靶心。正是夕阳西下的草场,阳光昏黄而使人进入怀念。风吹得又急又猛,刮的草场上的旗帜翻滚不停,像要用尽气力来欢迎夜幕降临。

 

  孙翔抹了一把额头,眯起眼看此时的太阳。他的目光炽热而滚烫。没有多少岁月沉淀而来的一如既往。他应该是毛发最漂亮的金狮,一声震慑天下。

 

  现在的他也是这样,一箭出,石浪破天。如巨人一掌拍下,大地茫茫,都成了拍升的石块。而他从这一切的尽头走来,走向那个金黄而璀璨的未来。

 

  不能理解也懒得理解很多事情。同时又对所爱执着和认真,也许表现出来有些可笑,但热枕切实存在的。没有经过什么事情淘洗,凭着自己的认知一路走。换作旁人,大概都要三思而后行。胆子大些的,也会有顾虑和小心翼翼。可他没有,根本没有。说不清是不是对自己的绝对自信,还是与生俱来的毫不畏惧。去到嘉世,拿起战矛,他就这么一直杀下去。无存任何观察和对自己的多余考虑。不喜欢粗茶淡饭,厌倦平淡是真。他们嘲笑碌碌无为却奉为贵,模糊一切界限。偏爱疾风骤雨和轰轰烈烈。不要当年万里觅封侯,我的时代,现在就要来。

 

  很多时候,他们并不清楚前人所说的一些东西。那有可能是他们陌生、从未接触的领域,又或者是老生常谈——他们对此不屑,不存在有理有据的反驳。年轻,即一切都可来大醉酩酊。反正无论是什么,好的也好,坏的也好,我们都会打倒它们的。既然终会被打倒,就无需过多在意——他们是这么想的。而这,独属于那些一鸣惊人的年轻人。

 

  孙翔就是如此。他一直都处于风浪高点,却有幸躲过了大部分的苦痛洗礼。如冲浪一般极危险地站在浪尖。抬头直视刺眼的日光。

 

  直到被浪掀翻,狠狠摔在沙滩上。知苦、知痛。开始思考很多东西。但是其实,你不能很明显的看出什么。看上去还是有些轻浮。只是这个时候,他的轻浮很有可能暗藏危险。

 

  他不会把自己变成任何一个人,不会有什么相似的东西。不会温和着笑语盈盈,也不严谨,不要求处处周密。说到底孙翔还有傲气啊,他利用自己所还留存的一切,以此来做改变,使其变得更能夺去胜利。来到轮回之后他有了些“新”的东西,并不因为叶修、不因为嘉世。原因就在于,他本来就不需要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对于他来说这完全就是可笑。所以我觉得,看上去有些幼稚的孙翔,在那个时候,是认真思考过的。哪怕他依旧不会完全认同叶修等人的观点,也去琢磨。不再是“我要打败你!”,而是“我知道你说的是对的,我知道我需要改变。我会改变,我会更强。但我绝对不会按照你们的想法来活着。我就是我。”

 

  任何一个活在别人的模子里的人,都不过庸庸一生,空壳一件。唯有那些独一无二之人,才会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路。孙翔就是最好的验证。他是故事里的“骄傲者”的标准配置,却没有走进任何一个套路。反而有了最好的队友,得到承认的实力。

 

  我们都说,孙翔会成为新的斗神。但是这样的他,到了最后。不会被赋予一个“曾经”的称号。他举世无双。

 

  叶修开创了一个时代,唐柔走出了一条足以无愧的路,邱非将扛着一种精神向前走去。

 

  而孙翔,他会握紧手中的战矛,一矛扎穿旧事和新潮。说一期老前辈也好,十期新生也好。

 

  全部给我让路。现在,是我的时代,该由我主宰。

 

  你不服?问过我的矛再说。

 

 

『 独爱白马西风般错怪

 

     再无故人最痛快 』*

 

 

 

 

*歌词来自《颜非》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