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停更。

【轮回孙翔中心粮食向】泛泛

我!我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转过来!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的!(豹哭)

夜潮汐曜Shioyou:

泛泛


#孙翔中心粮食向,无cp,给锦书宝宝看看的,算是抢了个主题 @君唤渔火 ,我这人写完了憋不住,提前祝生日快乐啦
#本来想写轮回中心的,突然变成孙翔视角就干脆写孙翔了,我挺喜欢他
#最近写粮食向无力,开心开心就算了,私设如山。
#标题就是,这是篇瞎扯淡的意思


孙翔到轮回的时候正好是调整心态的时候。嘉世的事情容易让他胡思乱想,他自己又年青,自信心是不缺的,就是懊恼之前怎么没多想点。当然他明白嘉世是强弩之末,凭他凭肖时钦也无力回天,但总有点不快——创造王朝的这个战队,终归是在他手里倒下去的,显得他真的这么不如叶修一样。


好吧,他也可以承认了,很多地方他的确不如叶修。


这么想着他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帐号卡。刚转会到嘉世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以为自己手里的还是横刀,却被初版卡的白色残忍而清楚地剥离了所有错觉和回忆。


一叶之秋。他不能让一叶之秋陨落在自己手里,这张卡担不起,他也担不起。


因为是比较有争议的选手,轮回俱乐部派了人接他。他拒绝了其他人帮他拿行李箱——其实东西不多吧,他拖着那个箱子想。


“嗯?孙翔来啦。”用这样轻快的语调和他搭话的估计也没有别人了,果然他一眼就看到轮回的好副队从不远处走过来,手里还有一叠纸质材料,大概是去哪里正好碰到。他有点僵硬地点点头。江波涛比他矮,但是很自然地抬头看他,“不用很紧张的,大家都很好相处的。”


啊是吗。孙翔腹诽,周泽楷也很好相处吗,怕不是在驴我哦。


“小周也很好说话的。”轮回副队像是看到了他的内心OS一样笑嘻嘻道,“你先去放放东西吧,我带你去宿舍好了。”


被轮回经理指派成司机兼迎接人员的小哥明显松了口气,说着“麻烦江副了”就走了。孙翔奇怪地看着他离开,大概表情很怪异,因为江波涛立刻解释说这个人好像有其他任务要交。


为什么这个副队总有种看穿一切的感觉?孙翔更加奇怪了。


穿过几个走廊,江波涛时不时和迎面碰到的人礼貌而热络地打招呼。孙翔想让自己表现得开心点,又怕自己在傻笑,只好试图学韩文清,表情严肃点点头。


“那个时候孙翔像是牙疼。”杜明回忆起那天的时候说,“我感觉他想讲话但讲不出。”


“……你啊是想竞技场PK?”孙翔冷冷地威胁。


“来吧,让我想象一下对面是寒烟柔!”杜明一脸悲壮地一口答应。


“醒醒,一叶之秋,以前是叶修的。”吕泊远推推他,一招制敌。


江波涛把他带到宿舍,让他行李箱和背包一撂,就带训练室去了。“大家还挺期待见你的,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这么好运气第一个碰到了,大概又要闹着让我请客。”


“这个说法,感觉像轮回买了个宠物,都急着看看摸摸拍照发朋友圈。”那天七期群里,袁柏清听到这里毫不留情地吐槽。


“你大爷,你才是宠物。”孙翔回了他一个【索克萨尔一杆子捅死你.jpg】过去。


当时这句话让孙翔对未来队友的印象不错,说明他们还挺欢迎他。江波涛脚步轻快地带着他,走在前面,一边还很轻松地和他讲队里的事。比如吴启不吃辣啊,吕泊远会讲冷笑话不用给他捧场啊,周泽楷喜欢俱乐部对门的甜品,方明华家老婆有时候会来送小馄饨之类之类的。细细碎碎,也没什么中心思想,就是随便聊天。


这种的聊天,以前的嘉世还是挺少的。他刚去嘉世的时候,老板都很不得关他进象牙塔,队友嫌他新人没经验,也不很服气他,勾肩搭背的队列里总缺他一个。


不过后来周泽楷告诉他喜欢吃甜品的是江波涛,他就觉得这副队也是有意思。


接下来的半分钟里他感受到了来自轮回的友好。


刚走进训练室就是眼前一黑。


“……小明,启儿,训练室里不让带吃的。”江波涛的语气里明显在憋笑。


“我允许的。”这是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也带了点笑的。


孙翔一脸冷漠地把死死糊在他脸上的纸盘子拿下来,动物奶油糊在他的眼睫毛上,眉毛上和刘海上,不说特别难受,总是十分诡异。他没来得及闭嘴,还差不多被塞了一嘴奶油,很细腻但又不是很腻的口感……还蛮好吃的。


……这样的重点不能再错了。


那边有谁给他递毛巾过来,他随手抹了一把。很神奇的,纸盘子里的奶油没有弄脏他衣服。他一睁眼看到方明华和善的微笑,一个哆嗦差点缩出门外。


“别被吓到啊。启儿小明过来,让孙翔打你们两个一人一顿。”方明华气定神闲转身。被点名的两个一叠声地开始“孙翔对不起!”“哥你冷静哥!孙翔那身材一拳下来我会死的!”


孙翔呆在原地愣愣地擦干净自己脸上的奶油,脑子一抽说这蛋糕哪买的,奶油好吃。


一边其他几个似乎因为转移话题精神一振。江波涛立刻提议一会儿一起去后街的一家甜品店。他总觉得周泽楷一副要制止的样子,但又觉得轮回副队有点微妙地忽视了这点,加入了队员们关于吃什么的兴高采烈的讨论。


……别装了,枪王一脸的委委屈屈求看我一眼都要满出来了好吗!


“的确,吃甜品是副队硬给队长加的设定,”后来吴启用小勺子挖着绵绵冰说,“因为他自己想吃。但是之前副队牙疼以后经理和方哥都不让他吃。”


太惨了,周泽楷太惨了,居然要给副队背这样的锅。


那天他们兴高采烈地出去,人民群众秉持着有钱的人散财保平安的不知什么原则,让周泽楷埋了单。轮回队长咬着吃乳酪蛋糕的塑料勺很痛快地扫支付宝,那边刚加入了孙翔的轮回队内微信群里,江波涛开始发红包慰问远道而来的同志和辛苦训练的同志了。刚作为当家的结了帐的枪王欧气爆发,人民群众纷纷质疑黑箱。


闹得晚了孙翔拿着刚领到的队服回宿舍,突然发现闹了这么久自己啥都没理。


……头发上还有一股奶油味呢!


在这个近乎玩物丧志的迎新之后,轮回的画风很快正常起来。孙翔的训练计划显然是先前就定下的,按部就班的,主要是和周泽楷的配合,这有时候他和江波涛一起对战周泽楷,这个时候周泽楷会带上杜明或者吕泊远。老实说他们的水平都不错,磨合起来绝对不会糟糕。只是轮回战队的要求是天衣无缝,就缺不了魔鬼训练。


“这种时候就可以毫无愧疚地吃食堂加餐。”方明华拍拍他肩膀,手里的托盘里是一块卖相相当不错的牛排,似乎还有点滋滋响,“不过你再不快点就吃不到了。”


“我靠没人告诉我今天有牛排啊!!!于念说你呢你多吃一块那就是我的口粮!”


“感觉孙翔适应得不错啊。”江波涛轻松地说。他边上的周泽楷和方明华都点点头。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把盘子里的青椒拨进他副队的盘子里。


常规赛第一次碰到兴欣打得他们很有成就感,不过由于对方队里还都是一群小新人,他们也没什么好膨胀的。更何况整个常规赛轮回的战况都很强势,这只是很多胜利中的一场而已。


孙翔觉得这个战队真的挺不错的,气氛这么融洽,胜不骄败不馁的。虽然后面一句他还没证实过——他当然不觉得轮回会有败一次锻炼一下的机会——肯定是连胜到底啊!


这个想法有多天真,他也知道。但是因为觉得想得太美而自己收敛,那就不是孙翔了。他的确不是无脑热血的二愣子,但他最不缺的其中一个肯定是自信。相信自己,也相信队友。


他几乎是飞快地建立了对轮回的信任和依赖。这很奇怪,毕竟原先在嘉世就不是这样。在他看来轮回似乎格外有亲和力。


“本来就缺你。”周泽楷这么和他解释。旁边楷皇的小侍从们一阵鸡啄米,点头节奏杂乱无章。


最后的结果并不让他满意。六秒半,他还有幸在队长和副队之外被额外关照了,输得懵懵的,“荣耀”弹出来的时候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能怎么样,叶修很强,愿赌服输。就是叶修又退役了,没机会打败他,孙翔有点懊恼。


他和周泽楷被选成国家队员,他第一反应居然还不是炫耀,“为什么副队没进?啊?我跟得上队长其他人呢??”


江波涛一阵好笑,“干什么,你队长也会说话的,而且也不会是他指挥,没事的。我自己都没跳呢,看把你急的。”


孙翔挠头。他心说自己不是适应了轮回三位一体了吗——说是双一组合,没了江波涛他一开始就只能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这么想着孙翔的脑回路又跳脱起来。轮回队内还比较尊重这位副队,可能和蓝雨都很尊重他们队长有异曲同工之妙。


好吧,其实也没这么夸张。好副队说得对,队长也会说话的,比如说这个时候周泽楷就说了。


“很可惜。”周泽楷说,“配合少了。”


合着他相当于没把副队的话听进去啊。孙翔在心里咆哮。当然别人看不出。别人应该只能看到孙翔在抽动嘴角,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孙翔又做错了什么要加练了。


他们的担心没有成真。周泽楷和其他人不仅配合上了,还会陪两个女选手出去撑场子,和四大心脏打扑克,和方锐黄少天张佳乐玩桌面足球。甚至孙翔觉得他比平时活泼多了。


“啊,小周他平时,只是懒得。”后来方明华摆摆手评价,“有时候小江安排完了,他就没心思管了。这在国外没人陪他聊天他只能活泼点。”


孙翔想了想,很庆幸周泽楷没有来找他聊天而是参与了集体活动。他觉得他可以和周泽楷交流,但是交流等级在“队长你把我外套拿一下”及以下。自知尬聊能力太差的孙翔同学乐得甩锅。


决赛前轮回队内QQ群上传了一个视频。孙翔下载了点开来。第一个于念挥着手里的一个企鹅玩偶站在一座山的山顶,具体在哪他说了,孙翔没记住;吴启把企鹅玩偶放在身边,他坐在床上,另一只手挥着中国荣耀的小旗子;杜明把企鹅玩偶放在主机旁边,读卡器上戳着吴钩霜雪的帐号卡;方明华把企鹅玩偶放在战队冰箱上,冰箱是轮回代言的,印了一溜儿企鹅在上面;最后一个江波涛,把企鹅玩偶放在了轮回俱乐部门口,队徽那颗子弹上,他说我们准备好迎接你们凯旋了。


妈的,明明拍这么尬,怎么会觉得这么感动的?


这时候群里刷出杜明的一条消息:“翔er,你副队喊你回家吃饭啦!”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谢谢。


这么说着,他还是莫名地一阵心安。


世界荣耀邀请赛决赛,中国队对韩国队,第一轮出战,孙翔,一叶之秋。


战矛喋血,他肩负的不只是自己的荣耀。

评论(1)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