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全职高手/卡拟/君莫笑/十题]

二刷完原著之前,让我先写写卡拟练手
最喜欢君莫笑了。


01
君莫笑的记忆源头有个很好听的男声,似乎在跟人聊天,“我跟你说,这武器我研究了很久的。”
君莫笑低头看了看他手里的千机伞,银色,看上去只是一把伞,它的作用并不被整个荣耀大陆所知。
他没听到那人的回答,但他隐约感觉到一种力量加诸在他的身上。
名曰自信。

02
后来一段时间,君莫笑在升级,进本,偶尔抢抢BOSS。
他认识了一叶之秋,还有秋木苏。他知道了那个很好听声音的主人就是他的master,和秋木苏是同一位。而一叶之秋的master,好像就是当初被“倾诉”的对象。
记忆里其实他们三个都是张狂的样子,天不怕地不怕一腔热血好像永远都用不完。君莫笑记得有一次他旁观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和账号卡们对战,master都不在。两位都是一身橙装,秋木苏的还差些。厮杀时,战矛就这么直直地刺进他心里,教他什么是骄傲,什么是荣耀。
而秋木苏的射击很稳定,枪枪不落空,子弹划破了他残存的温和。
他们两个,不太像平时的他们,君莫笑想。
同时,君莫笑觉得,随着战矛地刺出,子弹破空的声音,心里那头被关了很久的狮子。冲出了理智。
于是他拿起千机伞,加入战局。
那其实是一切的起点,但没有人知道。

03
他还记得,从某一天开始,他就很少被master使用了。他不知道原因,去问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但他们也不知道。

04
过了那么久都忘不掉旧不了的,是一个夏天下午,他待在房间里,突然感到心口很疼,像是有刀子在挖他的心,还能把心肝脾肺肾都抠出来的那种。它能感受到那种疼痛,伴着死寂。他倚着门坐下,蜷缩成一团,脑海里的回忆被撕扯成可怖的形状,提醒着他什么,但他什么都不知道呐......他张了张嘴,有什么要脱口而出,但他依旧不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到底代表着什么。脑袋里的弦摇摇欲坠,但又尽力绷紧,他能够感觉到他似乎在坠入一个无底的深渊——眼前一片血红,掺杂着尖锐刺耳的噪音。一切被敲碎,倒退,倒退。他拼力转头看向旁边的千机伞,千机伞还与平常无二,在他眼里,却暗沉像星辰皆坠的夜空,都将被人们遗忘。
那一刻无边的黑暗将他彻底吞噬,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再见到光明,竟在十年之后。

05
他的master走了。
车祸。
抢救无效。

06
秋木苏跑到竞技场虐了一天菜。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去下了能下的副本。
而君莫笑,他什么都没说。
他反反复复看那把千机伞,仿佛能看到他从未谋面的master。
真是可笑,他连他的master是何模样都不晓得,又怎谈看到呢?
他想,他master出事那一天,是他离他最近的一天。某种程度上,也是最远的一天。
他多想看一看他的master,亲自创造他,培养他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就这么走了。
他想,一叶之秋的master,又会是什么想法呢?
不知道啊,不知道啊。
他痛恨自己的无知。

07
后来一叶之秋去了职业联赛,沐雨橙风在三年之后也去了。秋木苏越来越少出现,而君莫笑依旧在荣耀大陆漫无目的地飘荡。
他偶尔还会遇到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会给他一个拥抱,感觉多了点什么,也感觉少了点什么。
沐雨橙风会拍拍他的肩膀。
而他几乎再未见过秋木苏。
他抱着那把千机伞躺在草地上发呆,不知道做什么好。
有多少人,还会记得一个叫君莫笑的账号卡呢?

08
某一个雪夜,他被接管了。新master是一叶之秋曾经的主人。
他遇到了很多同伴,新的,旧的。他和他们一起,追逐着荣耀,追逐着无上荣光。
最后的6.5秒,最后的爆发。
他能感受到他master的脱力,疲累。还有一定要赢的心。
他把君莫笑送上了神坛。
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有点傻傻的,一心一意只想着赢,想着荣耀。
都一样。
他朝着前方行礼,感谢他的master,他的朋友。
他终于学会了骄傲,学会了荣耀。

09
他知道他master入选国家队的时候,他低头看了看他手上的千机伞。
银色,看上去只是一把伞,但它的作用,早被整个荣耀大陆所熟知。
一晃十年。

10
“幸不辱命。”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