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全职/叶修中心向]关于年轻,关于老去(一)

*视角不统一。
*前后文风不统一(?)。
*带国家队。

  〈胜利是最好的回报。〉
  〈回报曾为此付出的无数日夜,淌过的长河,身上的伤疤,迎接不到的金色,无法挽回的时间,只差一步的触手可及,弥补不了的缺陷,难以坚持,被迫改变,独你一人在沙场,成长,挫折,无奈离去,终究归来。〉

[1]
  怎么说呢。

  年轻时披上崭新的战袍,战矛翻转间挑开王朝开场序幕。一招一式都能看出流淌在年岁里的肆意,还年轻嘛,每一次战斗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成长。队友跟在身后,大风吹过时扬起漫天黄沙迷了眼,还敢放声大笑往前冲。说来啊我还怕你不成。眉梢眼角凌厉张扬盛满,宁死不服输,宁败也不弃。那些日子随着狂风长号而去,再也不回来。
  叶修偶尔忆起,还会唏嘘一下。
  小队长。当年老嘉世的队友都这么叫他。叶秋是队长,一叶之秋是队长。当年老嘉世的队服还不像现在这样是暗暗的红色。队员们和他一起拍板决定的是那种极其张扬的,宛若旗帜的那种红。红得耀眼,映的天地都无色。在嘉世老粉的记忆中,漆黑过道上明亮的红,就是一团火,烧亮了三顶皇冠,烧亮了一叶之秋,烧亮了斗神,烧亮了嘉世王朝。
  烧亮了一场又一场胜利,做了他们的信仰。

  后来嘉世被霸图狙击,一年差过一年。叶修再也不像年轻时那般张狂。逐渐把一切埋在荣耀联盟的最初,不打算挖出,不打算解决。由着它沉淀。
  后来嘉世不是上下一条心,不是追求一场又一场胜利,更不是,以叶修为队长了。
  这时候,叶修就难免会想起过往那三年。
  三个赛季好像就是玩游戏时的第一次,允许你犯错允许你尝试允许你带着队伍放肆地冲允许你无所顾忌,允许你做你想做的一切。
  因为他们都希望你能如此。都希望他们的小队长,始终在台上闪闪发光。
  如今除了苏沐橙,没人愿意以你为首,没人去尝试理解你的考虑你的谋划你的教导你的苦心。
  因为他们希望你做他们想要的,成为他们想让你成为的人。
  但是叶修做不到,也不打算做到。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倘若他没那么直白没那么强硬,肯稍稍退一步,态度好些,他和嘉世,绝对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可这世上没有时光机。
  当霸图的张新杰严谨地辅助韩文清,当百花繁花血景席卷联盟,当蓝雨剑与诅咒散发光芒,当王杰希和方世谦默契满分。
  可叶修身边......苏沐橙在那时始终还差些火候。
  那我能怎么办呢?叶修说。
  “难道让我去怪苏沐秋吗?”

  嘉世这团火最终成了冰。厚厚的冰层逐渐出现裂缝。
  原因两者皆有,判不出谁对谁错。
  嘉世按耐不住,于是叶修离开。
  陶轩,刘皓,陈夜辉......叶修自己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陶轩跟他貌合神离,刘皓憎他入骨,陈夜辉与排叶党同流合污。
  一个雪夜,他重新开始。
  把过往揣进怀里。
 

[2]
  叶修是什么时候开始有重组战队的想法?我不知道。大概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只看到了一个名叫叶修(叶秋)的,已在职业生涯暮年的老将,凭着一张账号卡一把千机伞。就这么踏上了重返荣耀之路。
  并且他成功了。
  叶修在我看来像是一直在燃烧的火堆。前三年烧得最红最旺。后来慢慢慢慢弱下去。在退役时只剩下几株微弱的火苗————还未熄灭。然后他用自己的一切来给它添柴。于是这团火,可以燎原。
  只是我看这团火,总有股悲壮,总有股拼命。
  没办法的事。叶修也许会这么说。
  职业的暮年跟黄昏无差。太阳浮在地平线摇摇晃晃未落,看上去也美极了。但终究会陷入黑暗。
  因为不再年轻,因为不如过去。
  但是叶修用他的所作所为诠释了什么叫做奇迹。职业生涯晚期仍有着强大发挥,几乎场场表现惊艳。37场连胜。
  叶修不再是年少时那个锋利的战斗法师。时间无可逆转,于是他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做了一名侠客。
  他不再有年少时的许多精力,也不可避免状态下滑。
  但他依旧用他的战斗方式,赢得胜利。
  冠军不是给别人的,是因为自己想要得到,想要赢。
  “谁会嫌冠军多呢。”
  于是,在那一年。我们见证了兴欣从职业新队到第十赛季总冠军的蜕变。
  “赢了?”
  “赢了。”

[3]
  结束了第十赛季。叶修回了一趟家。
  一家人聊了很久。叶父依旧没对他的游戏,他的“成就”做出什么评价。只让他先去打扫房间。
  叶修刚推开房门,就听见叶母叫他,“来客厅。”
  他听见有人给他父亲打电话。而他的母亲告诉了他缘由。
  叶修觉得像做了一场梦:十多年光阴脚踩无属性炫纹飞一样前进。而他兜兜转转,到最后,还是避不开荣耀。
  这有那么点儿玄幻的味道。
  叶修不看玄幻小说之类的东西。但叶父挂了电话一脸严肃,要他去国家队时。他就知道这真没在讹他。
  国家队领队,叶修。
  叶秋送他出门的时候问他,是不是挺开心的。
  叶修想了想,说一半一半。

[4]
  国家队是个奇妙的队伍。
 
[5]
  匆匆忙忙的训练之后,大家启程赶往苏黎世。
  开局错失良机,其后一败,出线岌岌可危。
  心情陡然沉重下来。无数粉丝提心吊胆。一颗心浮在中国队的战绩表和对战顺序表上。飘着飘着也许哪天就要给摔碎了。
  但是各战队老板,经理,以至于职业队队员,倒是一个个老神在在。几个年轻冲动的,也被前辈们安抚下来。
  “相信他们。”
  第三局,中国队赢。
  比赛逐渐有了起色,国家队众人加紧训练,争分夺秒。
  累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拿起武器再战一场。
  中国队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气场。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从何时结束。
  只剩四大战术大师的无数个方案。
  只剩王杰希的魔术师。
  只剩楚云秀的强硬。
  只剩苏沐橙的单体作战。
  只剩剑与诅咒的无双配合。
  只剩唐昊,孙翔的势不可挡。
  只剩李轩的辅助。
  只剩方锐的超水准。
  只剩张佳乐的百花齐放。
  只剩周泽楷的神级技术。
  ……

[6]
  “他们训练时间比我们长,默契比我们高,对各国对手有一定了解。”
  “那也无妨。”
  “大不了比他们更努力,比他们更拼命。”
  “记住。你可以输,国家队不行。”
 
[7]
  叶修坦言,总决赛的时候,太多人给了他们惊喜。
  比赛前有个仪式。主持人喊出队员号码和名字,被叫的人就走到舞台中间来,直至汇成14人。
  中国队先。
  “1号叶修。”吴雪峰说。
  “2号喻文州。”郑轩说。
  “3号周泽楷。”江波涛说。
  “4号王杰希。”方士谦说。
  “5号黄少天。”卢瀚文说。
  “6号肖时钦。”戴妍琦说。
  “7号楚云秀。”李华说。
  “8号苏沐橙。”陈果说。
  “9号张佳乐。”孙哲平说。
  “10号张新杰。”韩文清说。
  “11号李轩。”吴羽策说。
  “12号孙翔。”杜明说。
  “13号唐昊。”刘皓说。
  “14号方锐。”林敬言说。
  国家队每个人就这么随着音乐走上来。喊完一次名字,全场便也跟着高喊。
  “中国队。”
  “中国队!”
  “必胜!”
  叶修抬头,看向台下。
  台下,所有人都在。
  察觉到他的目光,还有人朝他挥了挥手。
  灯光打在他脸上,背后荣耀logo闪耀。闪光灯此起彼伏,中国国旗飘扬在空中。
  “说点什么吧。”大家起哄。
  叶修难得地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我们站在这里。是为了中国队的胜利,是为了我们一直追逐的荣耀……”
  他顿了顿,“是为了冠军。”
  “冠军!”
  声浪像是要掀翻场馆,拍打着每个国家队队员的心。
  叶修含笑看着。
  这大概就是他,一直在追寻的东西。
  攀登着荣耀冲向巅峰。
  那么,来吧。
  叶修又往观众席那儿看了一眼。
  粉丝们群情激愤。
  职业选手们领着他们高喊口号。
  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容,都穿着有“荣耀”字样的短袖。风吹过人群,吹起叶修额边的碎发。
  那么,来吧。
  叶修带头向比赛席走去,身上国家队服,第一次觉得,如此沉重。
  与同伴并肩,手中武器刺开拂晓黎明。升起的是耀眼的红,是永不落下的光芒,是长悬空中的星星,是战袍上的鲜血,是我们终将去往的彼方。
  是荣耀。
 
[8]
  中国队团队赛出场阵容:叶修,张佳乐,楚云秀,张新杰,王杰希,李轩。
  然而,今夜,每个人都在经历一场战斗。
  有什么在滚烫。

[9]
  杀。
  千机伞形态变化,化作战矛,矛尖银光点点。
  手雷炸开鲜血,咔咔声里是漫天黄沙。
  元素法杖里是一路走来的荆棘。
  圣光净化了曾错失的一切。
  灭绝星辰点亮心头热血,流淌成河。
  鬼神盛宴。

[10]
  冠军,中国队。
  功成。

  过往很好,如今最妙。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