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全职/叶修中心向]关于年轻,关于老去(二)

*提前给老叶的生贺,上篇忘说。

[11]
  世邀赛结束之后,大家开了个庆功宴。
  平常不喝酒的众人也真的是开心的没了界限。按理说他们也不是十七八岁会因为了一场胜利乐个好几天的少年了。但这场胜利太过与众不同,太过弥足珍贵。它代表的东西远远不止荣耀这几个字,远远不止中国队成为世界冠军。里头的东西缠缠绵绵弯弯绕绕,全用来佐酒。有几位不知不觉有泪流下,不知是乐的还是怎么。但更多的人眼睛里只有微微泪光,千斤重的喜悦沉沉压在心间,刺激着大脑神经。
  叶修叼着根烟在旁边看着。这一次世邀赛之旅就好像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又何尝不是给其他人的机会呢?只是他们在荣耀的路途还有很长,而叶修觉得……
  苏沐橙隔着人群看向他,他也对上苏沐橙的目光。
  都好像懂了些什么。

[12]
真正退役后叶修在兴欣待了两年。等到苏沐橙退役,乔一帆继任兴欣队长。
  两年里兴欣一次卡在四强,一次停在总决赛。粉丝们路人们扼腕叹息,而叶修倒是不怎么担心。
  兴欣仍在成长。
  两年里陪着他们研究战术做练习。叶修不再参加比赛,但他依旧是兴欣众人的定心丸。
  每次比赛,叶修都有在现场。婉拒了老板娘等人让他在选手席观看的邀请,他自己买票坐观众席,倒也乐在其中。
  世邀赛也没落下。若不是全息投影里的君莫笑早已换了风格,大概也没什么人信他离开了荣耀。
  咳,本身也没人信。
  但叶修的想法是货真价实的。与苏沐橙拜别之后,他敲开了叶家的家门。
  上次来,还是两年前的事。
  他打量父母亲,发现两老鬓角已有了白发,身姿不如从前挺拔,只残留了一些昔日的影子。
  那些影子笼罩着他。
  过往种种在他脑海里翻搅滚动,他惊觉原来他错过了那么漫长的光阴。
  还来得及补么?
  叶修扎扎实实在家里待了半年。陪叶母修剪花枝去挑一家人的衣服,陪叶父下棋帮他整理桌上的文件。做做家务跟家里仆人聊聊天。叶秋来的时候,都被他吓了一跳。
  “哟,老弟,下午好啊。”叶修当年就是个宅在家的人,家务什么的自然能不做就不做。
  “我去,你什么时候会做家务了?”叶秋惊讶极了,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换了个内核。
  “咳。”叶修的表情很微妙。
  叶秋这疑惑在脑子里兜了几圈,找到了答案。这时再看叶修,就有那么点幸灾乐祸的心思,顺带拌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继续。”叶秋一本正经。
  叶修没说话。

[13]
  后来叶修被打发到叶秋的公司去,他也就帮忙干点活处理一下事情。公司不少年轻员工都打荣耀,有事没事他跑过去指点几句,被对方认出来也不在意。久了大家也就习惯荣耀教科书叶修先生在各人的电脑面前晃来晃去,有人打个副本什么的叫他帮个忙,他不拒绝。照样开开心心去打他早就过了的副本。实话说,叶修如今对荣耀,那真的坦然的不能再坦然。
  有空的时候也拿个账号上神之领域帮兴欣抢BOSS。君莫笑给了包荣兴,手头上的账号卡一水的无公会。每次的号基本都不一样。日子一长人人都觉得奇怪,哪来那么多高手,个个还跟兴欣关系好。
  老板娘也疑惑。有次抢BOSS又见“高手”兄,她自个儿嘟囔真是奇特的时候,被站旁边的苏沐橙听见。
  “果果。”苏沐橙叫她。
  “嗯?”陈果说。
  “那叶修。”苏沐橙笑。
  “啊这样……等等!”陈果手一抖差点误伤队友。
  “我的天哪。”陈果灌了杯水。顺便把这个消息通报全公会。
  “不要脸。”方锐说。
  “阴险狡诈。”魏琛说。
  “……这不正合你们意吗?有个外挂。”陈果无奈。
  “谁要他这种外挂。”魏琛说。
  “……”
  陈果表示,她什么都不想说。

  下回再见到叶修的时候,众人都十分有自觉。
  “叶队好!”兴欣公会的人齐吼。
  没把叶修怎么样,倒是把一块抢BOSS的公会吓了一大跳。
  “都好都好。”叶修一边说,一边攻击BOSS。

  结束之后战队的大家在游戏里汇合,纷纷问起叶修退役后的情况来。
  “没啥,就在家里待了半年。”叶修说。
  “哟,你还愿意规规矩矩在家啊?”魏琛说。
  “那是。”
  扯皮扯了十来二十分钟,叶修还有事,走之前,他截住魏琛。
  “老魏,别来无恙啊?”
   魏琛难得没呛他,清了清嗓,说,“好着呢,还能再战十年!”
  两个游戏角色对望一眼,各自了然。
  哪怕老了,手速跟不上了脑子转不过来了,状态下滑一天比一天快了,都还是会站在这个荣耀的战场。
  不想停下,那就不要停下。

[14]
  过年的时候叶修去兴欣晃了一圈。过完年就陪着苏沐橙去旅游。
  苏沐橙在前面走,叶修就跟在后头帮她拎东西。
  两个人走累了就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脚,跟老板砍砍价跟路人聊聊天什么的。
  在荣耀里这十多年他心无旁骛。烟雾缭绕里你看到的他所显露的,都变得有些不真实。
  但他其实是认定的路就一定要杀到终点的人。他不傻,除了离家出走这个决定有些鲁莽,其余的,至少也会有个心理准备。
  哦,遇见苏家兄妹除外。

  大概走进了柴米油盐就爱回忆过往,就好像长大之后总想着小时候的种种。
  叶修也想想苏沐秋。
  想想刚遇见时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块儿养家。做什么都觉得新奇,有趣。
  叶修不像个公子哥儿,身上那种接地气的感觉简直是自来熟标配。
  三个人热热闹闹,日子真的很好。
  叶修说不清那段时间里有多少让他记到如今的事。夜深人静就来他梦里走走,也不嫌烦。
  后来苏沐秋车祸。于是所有的苦难悲伤,也就他一个人扛。
  毕竟他是嘉世的队长,毕竟还有苏沐橙呢。
  这么一扛,就过了十多年。
  记忆还是鲜活的,仿佛一闭眼一睁眼就是那个十几岁的夏天。
  当然不可能。
 
  清明的时候,他和苏沐橙过去看苏沐秋。
  一开始要絮叨一阵儿,后来只言片语。到了如今,叶修突然觉得,他什么都不用说了。
  你能看到,自然也就能明了。
  叶修放下花,打量了一眼苏沐秋的照片。
  然后轻轻笑了。

[15]
  叶修想起他以前给苏沐橙读的作文书里有这么一句:
  “回忆是块蛋糕。”
  那他的蛋糕,大概撒了芥末吧。叶修想。

[16]
  后来也真的慢慢老了。退役后一年比一年平淡。不知不觉,荣耀都二十周年了。
  那次的世邀赛,主办方邀请他们这些人去看总决赛。
  没错,中国队进了决赛。
  于是这堆人浩浩荡荡一块走。各战队的人还像十多年前那样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只是眼角不甚明显的细纹,出卖了他们早不是年少时光。
  但英雄不老嘛。
  后来大家坐在一起,看着跟十年前无差别的设施,都纷纷感慨起了时光真快。仿佛一恍惚他们还在场上征战,而如今他们也坐在台下看后辈追逐荣耀了。
  他们一边看比赛,一边点评。听新闻说,荣耀游戏官方打算来次大的更新了。
  “流水的选手,铁打的官方啊。”张佳乐感慨。
  一场鏖战之后中国队获得了胜利,全场站起来欢呼,国旗依旧飘扬。
  叶修等人倒是比较淡定。在他们看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毕竟那是中国队。
  结束后的庆祝仪式上,众人都被邀请上去,给如今的国家队说几句话。
  轮到叶修的时候他想了想,又看了看台下。
  十年前十年后,还是没变。
  他嘴角弯起,“干得漂亮。”

[17]
  就这么陪着游戏走过了近三十年春秋,是叶修自己也没想到的。
  只是一回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走了那么远的一段路。
  他烟抽的没那么猛,也终于不做个宅男。
  结了婚,妻子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对荣耀有点儿兴趣,待他特别好。
  叶修就教教自己的妻子打游戏,再顺带抢几个BOSS。
  清明的时候去看苏沐秋。除了苏沐橙和叶修,还多了两个人。
  莫凡,和叶修妻子。
  两个人都朝墓碑那儿鞠了一躬:一个谢他照顾苏沐橙数十载,一个谢他曾带给叶修那么好的回忆,给了他一个温馨的住所。
  叶修静静看着,苏沐橙也是。
  远远的,陈果也走了过来。

[18]
  就这么老吧。叶修想。
  年轻时的热血还未冷却,但也成不了燎原之势。
  人总得顺应自然规律,只是他叶修不太寻常而已。
  说起来他这大半生,何时寻常过呢?
  反正一颗心,还鲜活跳动着。
  这就够了。

[19]
  叶修难得接受了一次访谈,最后主持人问,有什么想说的。

[20]
  “我也就不那么矫情。”
  “都好好的。”
  “人老,心别老。”
  “说不定啊,还有机会再战十年。”
  “对吧?”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