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海收起伪装,掀起了一夜雨浪。

背景来自@北斟
[禁止转载]

【叶苏】彼时

“吱——”

  苏沐秋推开他家那深棕色的木门时,就看到了一位男子站在门前。

  那人生的一副好皮囊。眉眼露出些少年独有的神采。眼神极亮,有点儿像三伏天里空旷地上,满地金黄。这第一眼,可就把苏沐秋给吸引住了。

  “请问?”苏沐秋说。

  那人指指门旁贴着的告示,说,“你这儿可以比武是么?”

  “……对的。进来吧。”苏沐秋对于大早上就有人来比武这一点感到惊讶。

  “好。”

 

  苏沐橙对于有人来家里比武这件事早已习以为常。只是今天来的人有点特殊——其实也还好。但是苏沐橙莫名觉得,这人给她的感觉跟那些寒门学子啊,习武多年的精壮男子啊,都不一样。跟哥哥站在一起时,差别就愈发大了。

  苏沐橙看着正比武比得兴起的苏沐秋,又看看那位虽然脸上漫不经心,但以她这种半吊子水准都能看出,对于苏沐秋的攻击,他是有认真对待的。

  她折了枝桃花下来,坐在树下。耐心地欣赏这场高水准的比武。

 

  最后还是那位男子赢了。苏沐秋不服气,说要再来一场。

  “不了不了。”那位男子说。

  “我还没吃早饭呢。”

  “一起吃吧。”苏沐橙提议。

  那位男子转过身来,目光短暂地停留在她这儿,又迅速转过去问苏沐秋,“你妹妹?”

  “对啊。”

  “你好。我叫叶修。”他说。

  “苏沐橙。”

  “苏沐秋。”

 

 

  叶修从此就在苏家兄妹这儿住了下来。每天两人都要比武,亦或是作诗下棋。几乎每次都是苏沐秋差一点儿。这可让他不太高兴,但也愈发佩服叶修的能力——也更加想赢过他了。久而久之苏沐秋也开始赢,每次赢了之后他都很开心。这时候叶修就站旁边,很无奈地抱臂看着他。

  苏沐橙最擅长作画,吟诗抚琴也不错。有次苏沐秋和叶修在院子里闹,正好赶上苏沐橙练画。少年的衣角翻飞,身材匀称看着舒服,手臂的线条更是流畅。叶修在那闹苏沐秋,苏沐秋一边笑一边要去讨回公道。两个人跑来跑去丝毫不嫌累。原本苏沐秋的头发是拿发带束着的,风一吹再加上跑动,发带一松,他头发落下来。恰恰好一朵桃花被风簪在苏沐秋耳边。

  苏沐秋长的并不女气,是个倜傥少年郎。意气风发也有点小温柔。他挺白,白过北方的冬雪。他一笑,只想让人带他去江南欣赏一场绚丽的烟火,在夜色下被他那双眼睛看进心里。从此成了梦里挥之不去的那抹光。

  公子站在树下,桃花在他耳边。他微微垂着头,嘴角勾起,身形挺拔,宛若谪仙临世。

  叶修一转头瞧见,生生愣在了当场。

 

  苏沐橙把这一幕在心里倒带回放暂停,花了点时间总算画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苏沐橙笑嘻嘻地问。

  “好极了。”叶修先开了口。

  “那是,我妹妹什么都好。”苏沐秋说。

  于是又闹成一团。

 

 

  后来苏沐秋和叶修之间的气场就变得很微妙。最先察觉这一点是苏沐橙。两人举手投足时的感觉都很奇怪。尤其是叶修。

  他对苏沐秋的关心多了不少。有事没事就望一眼,有什么要商量也是条件反射去看他。苏沐秋一个人写诗弹琴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极认真的看。那目光太过炽热,连苏沐秋都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了你?”苏沐秋问。

  “没没,你继续。”叶修答。

  她亲哥哥疑惑了一阵,见叶修没反应,继续干他的事去了。

  苏沐橙原以为这种怪异会在一段时间后消除。但天不逐人意,两人之间的气场已经让她开始产生危机感了。

  但她一个女儿家家的,这样开门见山去问她自己也觉得不妥当。万一什么事也没有呢?最重要的是,她哥哥明明已有了察觉的迹象,却什么也没有说。

  苏沐橙愈发摸不着头脑。

  

  抛下这些事,眼前最紧要的,是即将到来的科举。为此事,叶修和苏沐秋天天练习。院子里日日都有读书声和比武时武器划破空气的声音。

  饶是苏沐橙不需要参加,也不免为此紧张起来。她知道这关系到两人的未来。也不敢打扰,只偶尔做做吃食或是抚琴。

  

  一转眼就该启程去京城了。但出发前几日,三人住处来了一辆马车。

  

  那马车平凡无奇,没有装饰颜色也沉。从车上下来一位男子,穿着特殊的制服——具体是什么苏家兄妹都不知晓。他指名要见叶修。

  苏沐橙去叫的时候,叶修正在写字。他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现在去。”叶修将笔放下,理了理衣服。

  之后的事颇为奇怪——那位男子要单独和叶修谈。起先苏家兄妹想一块儿听,被人拦在外面。叶修瞧见了,说,“沐秋,带沐橙出去走走。我到时去找你们。”苏沐秋看了看叶修,转头领着他妹妹往外走。

 

  苏沐秋和苏沐橙走在街上。苏沐秋很明显心不在焉,苏沐橙踌躇了一下,还是问,“哥哥,你和叶修……?”

  苏沐秋转头,“嗯?”

  苏沐橙本就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问的,毕竟这事要是真像她想的那样那就太劲爆了。那是她哥哥,她当然给予祝福,只你让她再开口问?那太难为苏沐橙了。

  苏沐秋看见妹妹红红的脸,心念一转明白了。他揉揉苏沐橙的头,“是的。”

  苏沐橙惊讶极了,被证实她早已有的想法还是不能使她稍微镇定一点儿,“真的?”

  苏沐秋点头,“不骗你。”

  “可……”大昭民风虽开放,但这方面仍算禁区。况且以苏沐橙看来,叶修很明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我知道。”苏沐秋说,“我们都知道。”

  苏沐橙张张口,什么也没说。

  她想她明白了。

 

  在一个他们常去的店铺外,苏家兄妹看见了叶修。

  他看见两人,挥了挥手。

  “有件事。”他说,“我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参加科举了。”

  “为什么?”苏沐秋问。

  “……父亲叫我回去。”叶修答。

  “回到哪儿去?”苏沐秋问。

  “这我没办法说。”叶修说。

  苏沐秋一拳打在叶修右胸,而叶修不闪不避,硬生生受了。

  苏沐秋自然没打太重,他缓了缓,说,“那你还回来?”

  “嗯。”三人至此无话。

 

  苏沐橙没想到,刚刚证实的事情,转眼就因为陡生的变故,打乱回不到原样了。

  苏沐秋没想到,叶修会走——亦或者说是,那么快走。

  叶修没想到,沉重的枷锁最后,还是加诸在他身上。

 

  “那么说,那人来找你,就是让你回去啰?”

  “对。”

  “……”

 

  苏沐秋和苏沐橙送叶修上了马车,然后关上这扇深棕色的木门。

  “我们也得走了。”苏沐秋说。

  “嗯。”苏沐橙点头。

 

 

  京城比钱塘繁华太多。到了客栈,苏沐秋安顿好苏沐橙,就自己出去走走。

  他呼出一口浊气。和叶修关系的明了,紧接着他要离开,然后两人来到京城。这三件事不过发生在十日之内。这些通通被他塞在心口,闷得慌也不打算解决。他自我感觉十分奇妙。说不上是惊讶亦或是早有心理准备……

  苏沐秋望望湛蓝一如既往的天空,往客栈走去。

 

  谁料,变故再生。

  大昭朝第三位帝皇,昭帝驾崩。

  大皇子登基,科举延后两月。

 

 

 

 

  五月。

  京城已逐渐热起来。苏沐橙撑着把伞站在门口。

  吱呀吱呀驶来一辆马车,苏沐秋从上面跳下来。

  “考得怎么样?”她问。

  “很好很好。”苏沐秋笑。

 

  会试过后便是殿试。苏沐秋跪在地上听太监宣读旨意。他已出了些汗,头也有点晕。前些日子中了暑,如今还留了点后遗症在那儿阴魂不散。

  “苏沐秋。”太监捏着嗓子尖声叫道。

  苏沐秋走上前去。他微微仰起头,不着痕迹地打量坐在龙椅上,年轻的帝皇。

  却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皇帝微微笑了笑,有志在必得的意味。

  但苏沐秋已顾不了那么多了,脑里只剩下那双他描绘过许多次的眼睛。在他脑里打着转儿骚扰他,他的唇干涩,心里却流过潺潺的溪。

  那是叶修。

 

  “宣状元晋见——”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越过太监走进御书房内。

  椅子上的人瞧见他来,换了个姿势,说,“爱卿随便坐。”

  苏沐秋如何听不出他言语里促狭的意味,也不管他,径自走到他面前。

  “要不要给我个解释?”他压低了声音。

  叶修挑挑眉,起身拉着他坐下,“瞒你是我不对还不行么,这事我哪能乱和人说。”

  苏沐秋看他,“嗯?”

  叶修一愣,随后无奈笑笑,“好好好,苏状元。依你,依你。”

  苏沐秋早不气了,只故意捉弄下他。当下也就点点头,

  叶修倒是看出来点端倪,说,“得,这些日子长进了啊?”

  苏沐秋轻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听说过吗?昭帝?”

  “朕只听说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爱卿意下如何?”

  “……”

 

  随后的日子也算顺风顺水。叶修收拾先帝的烂摊子忙忙碌碌,苏沐秋受命去训练士兵,恨不得住在训练场。苏沐橙陪着苏沐秋,有时也帮忙看看文件。

  过了三月有余,叶修亲自去见了一趟苏沐秋。

  苏沐秋正在看士兵们负重练习,直到众人齐齐开始行礼才反应过来。

  叶修慰问了几句,让他们继续训练,跟苏沐秋单独谈了一谈。

  “年后要出征。”叶修说

  “明年三月?”苏沐秋问。

  “二月底三月初左右吧。”叶修答。

  “为何要去?”苏沐秋疑惑,心里飞快划过大昭周遭国家的情况。

  “大昭北边被强占的土地,该让他们还回来了。”叶修一字一句。

  “那可不少。”

  “对的。”

  “看来是不能谈啰?”

  “嗯。”

  苏沐秋沉吟了一下,说,“大致要多少人?”

  “五到八万可以了,再多也供不起。”

  “嗯。”苏沐秋点了点头。

  “大昭打算通商贸易,外售。那些地挡着,总归不方便。”

  “而且还膈应。”苏沐秋说。

  叶修笑,“确实。”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这不可谓不艰巨,尽力而为。”

  苏沐秋行礼,“臣等将全力以赴。”

  

  启元元年三月初一。京城。

  苏沐秋身着战袍,骑在马上,身后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城墙上站着叶修,苏沐橙,及一干文武大臣。

  战鼓声逐渐清晰,该启程了。

  苏沐秋回头,正撞上叶修的目光。

  那双眸子依旧明亮,点着了过往的岁月,似乎又让人回到了那年院里,无忧无虑的时光。

  曾一同吟诗练字,比武下棋。

  而如今,他将这一重任交托与我。

  八万人的性命。

  苏沐秋扬起马鞭,身后士兵列队与他一起。

  出征。

 

  

  彼时以墨作尘此时烽火战鼓震星辰。*





* 来自王朝《君临天下》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