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停更。

[苏沐秋生贺]一枚硬币

1

 

苏沐秋有个蛮有趣的小习惯。一有些什么事决定不了,就拿个硬币出来抛。

 

他手里日常抓着一枚硬币——一般来说,连续好几天都会是同一枚。他把两面磨得很光滑了、抛过几次了。就攒起来,给妹妹买点饮料喝。攒起来的那些都给苏沐橙保管。他自己又拿一枚在那磨。

 

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东西,苏沐秋一向慎之又慎。恨不得再从小贩手里抠一点。但在这之外的,特别是和苏沐橙相关的。他又放松很多,这就有了犹豫的机会,硬币也就派上了用场。

 

譬如说,苏沐橙想吃点冷的消暑。冰棍儿两块到三块这个价位比较常见。那买什么嘞?苏沐橙都无所谓。就爱吃甜一点的,甜的也有很多啊,苏沐秋就挑两个为选项一二,抛好了,付完钱塞到苏沐橙手里。小姑娘开开心心地吃着冰棍回家去了。

 

有时候,苏沐橙说哥哥你吃吧。两个人是从来不让来让去的,苏沐秋真嘴馋了,隔了很久没吃了,那他也买点来尝尝。但苏沐秋就随意很多,一般都吃老冰棍了事。

 

两人年纪都不大,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苏沐秋大早上去市场买菜回来——他买菜很精,不多不少,就够那么几天吃。但他其实没有固定的菜谱。一心想着在范围之内,给妹妹多补充点营养。拎着菜回家之后。忙忙碌碌一阵子,就要做午饭了。

 

没有菜谱。又是硬币大显神威的时候。几样菜,抛一抛就决定了先后顺序。也少有重复,算是艰辛日子里的小小乐趣。

 

毕竟他们那时,还偶尔会被生活逼到几近末路。以此来得些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缓松,似乎就能让自己相信,日子能继续,一切会变好。

 

2

 

后来年纪大一点了。苏沐秋找到了能挣钱的工作。那样的日子似乎也不常出现了。但玩硬币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简直成为了家庭娱乐保留节目,日常应用到网吧坐什么位置和今天是什么口味的泡面。

 

哎,好像往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自从苏沐橙发现苏沐秋吃太多泡面之后,这就被飞速淘汰了。咱们的硬币先生就用到“今天的饭盒口味”上面了。

 

而随着各方面的变化,苏沐橙从这时候开始,对阅读的需求就越来越大。当时网吧可以阅读的书其实不少,但苏沐秋觉得伤眼睛,偏向于实体书。但实体书不便宜啊,万一买了不好的,就是花了冤枉钱——对旁人来说,一本实体书的价钱可能不算什么,不过在苏沐秋这儿——生活改善了不少,还是得考虑考虑。

 

那时候,实体书店还有生存空间。苏沐橙就在放学后跑去书店看看书。有可能一段时间内,看的书都觉得挺好的,都很喜欢。那苏沐秋想,妹妹喜欢,那就买吧。但一次买很多,经济方面不太合算。苏沐橙又分不出“喜欢”的层次来,那怎么办呢?

 

还是指望硬币啊!

 

这个时候,就更高级了一点。硬币选书八进四,四进二这些,应有尽有。可谓令人大开眼界。

 

兄妹俩常常扔着扔着,就笑起来。

 

3

 

后来,两个人的家变成了三个人。叶修对他们这种小娱乐还有点兴趣,也常常调侃几句。苏沐秋和叶修凑在一起,可就比之前闹多了。自然,拿硬币来玩的次数也多许多。

 

“这个也要这样决定?”叶修问。

 

“不行吗?”苏沐橙托腮看着他。

 

叶修看着眼前的一堆外挂代练单,突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

 

“我选它还是它选我?”

 

“都差不多啦。”苏沐秋说。

 

叶修扶了扶额,最后还是拿起硬币,往上抛。

 

苏沐橙和苏沐秋极幼稚地击了个掌。

 

“啧啧啧。”苏沐秋总结。

 

彼时都不是后来,谁都没有养成免疫。苏沐橙撕开糖纸去吃糖,苏沐秋毫不理会叶修对抛硬币这种举动的看法,是出于一点点、少年般的心思,觉得这样子,十分有趣。

 

过后许多年——噢,算了,不要这么说——所有有关以前的事儿,都理所当然的有着阳光底色,不滚烫也不刺眼,有点小小的、岁月静好的感觉来。虽然一切都充满未知,但他们手里攥着未来。

 

4

 

对于苏沐橙的的一些事,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用硬币解决。和她去见老师,接人回来。亦或是做做购物选择题。唯有在过年和需要她劳动时,是不约而同的一起出击。

 

苏沐橙的不少同学都坦言,她们也想要这样的哥哥。

 

而一向安静淡然,不刻意出风头的苏沐橙。谈及这些事,却总是笑容明亮而神采飞扬着的,那样有点点锋利却不令人难受的神采,几乎是秒杀了一切男同学。

 

苏沐秋:“离我妹妹远一点。”

 

而叶修永远抱臂看着——并不是装高冷,他一直都觉得这样的日子充满新鲜感和趣味,因此常常远远看着,等到苏沐橙摆脱那些追求者,和苏沐秋一起朝他飞奔过来时,他才慢悠悠张开手,任由人扑个满怀,再拿过苏沐橙的东西。

 

偶尔也有不太高的小学妹问苏沐橙:“哎哎哎那个站你哥旁边的男生是你男朋友吗?”

 

“想什么呢。”苏沐橙笑着,下巴的弧度很美,“那也是我哥。”

 

5

 

荣耀席卷H市,凡是有卖账号卡的地方,人绝对不少。苏沐秋不打算换电脑,早就在网吧蠢蠢欲动了。

 

两人也为选择职业的事情争论过很久。到最后还是无法统一,干脆就各想各的去了——按他们的话说,就是无论什么,配合起来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样看上去狂妄自大的言论,三个人却都没有觉得不对。

 

开服那天,苏沐橙给账号卡取完名字就睡了,留下两人相对无言。

 

“走吧走吧,别愣着。”苏沐秋说。

 

“人那么多,估计也要一阵子。”叶修说。

 

苏沐秋点点头,却没有做别的事。他近乎是贪婪的打量着电脑里,荣耀的一切。叶修很少见他这样的神情。像一个孩子面对自己一直想要的、十分心爱的玩具。不同的是,无论是苏沐秋还是叶修,都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最心爱的那个物件,为此拼尽全力也甘之若饴。至始至终都不觉得有哪儿不对——是自己出了问题,而非荣耀,而非设计。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想了,才使得那个少年留下那句“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又有点儿不同,是,荣耀是不可被逆转,但它可以被改变。因此散人得以存活,他也凭着能力登顶。

 

但其实,殊途同归。两人始终都认为,若是抛开了能力来对此评估,那都是纸上谈兵泛泛空谈。竞技中胜者为王败者亦尊——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败者。

 

开荒一代,几乎都是如此。因此他们开创了全新的局面,没使联盟的风气败坏——最终还是到了正轨。不仅仅要看那些站在赛场上的人,能够纯粹为荣耀而战,绝对不只是他们的功劳。终开荒一代,无氓者,无唾者;无人不尊重对手,无人不以实力说话。

 

一杆却邪得破天下,同样也是对手们的一种坚持。

 

绝不让荣耀蒙尘。

 

6

 

后面的故事……似乎也就像辉煌之后的落幕;燃烧后的余灰;天晚时的黄昏一样,都使人生出唏嘘哀叹世事难料之感来。谁也不能免俗。

 

苏沐秋车祸之后,两人回到家里——那枚硬币还好好地放在桌上。

 

这样的结局过分仓促,正像杜甫极著名的那首诗一样:“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刚开头即煞尾,像谱写者因困倦而匆忙谱写的诗篇,没有任何预兆,像来时那样猛烈,走时也少人察觉的阳光。

 

但其实是有人记得这一切的。除了那些被阳光狠狠洗礼过的人,还有目睹这一切的我们。

 

留存于史诗,不以爱或恨。

 

荣耀两字概括一生,说不清此间慨叹喜悲,世事倥偬如斯。

 

反正有人记得——

 

一枚硬币向上抛起,某种意义上完全沐浴在光之中——

 

你说他是不是光本身。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