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唤渔火

停更。

周江-岁月静好

@柒优二 的绿V贺文。她七月三十一日的周江图衍生文。半小时速摸,不好意思打tag了。不是当天。
道声恭喜。

江波涛从办公大楼中走出来的时候,正好是晚上九点。
这时候还没入秋,没什么凉意。大晚上风吹过来,还有些燥热。
但室内和室外不太一样。江波涛熟门熟路地拐进一家甜品店,点了一份绿豆沙。
“还是打包吗?”
“是的。麻烦了。”
绿豆沙有点热,等到到家时就是刚刚好的温度。江波涛提着绿豆沙一路走回家,刚开门就看见周泽楷把电视机打开。
“吃饭了吗?”周泽楷问。
“吃了。”江波涛朝他点点头,把绿豆沙塞进他手里:“喏,给你买的。”
周泽楷把绿豆沙放到桌上,又扯着江波涛去洗澡。
江波涛说不行,还有工作没做。
周泽楷看了看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江波涛在旁边做,他就在那静静的看书,电视机关了,整个客厅只有翻书页声和打字声。
其实这样的生活,两人都不算太陌生。比起江波涛,周泽楷的工作自由度高许多。这就导致了两人哪怕共处一室,也很难找到时间来交流。虽然他们都没有说过什么,但总归是件不太令人满意的事情。
快有一年,周泽楷都不太习惯。倒是江波涛身处风暴中心,安然不动。
两人相对独立。周泽楷看书,那就是真的在看书,无论事前在想些什么,那时候都全身心沉浸在书里,不打扰对方,也不以各种理由迫使对方停止工作,算是周泽楷一直都有意识坚持的一件事。
夏末,却依然很热。周泽楷看看空调,拿起空调遥控器,打开。
江波涛极熟稔地拿过一旁的外套,周泽楷却摆摆手。
“我不冷。”他说。
江波涛打量打量他,自己穿上了。
周泽楷拿过一旁的绿豆沙来吃,入口有些甜糯,刚刚好。吃下去整个人都暖起来,不必分心或胃了。
周泽楷无端地想起,以前的学生时代,也是吃绿豆沙——那时候是他们两个。在夜深时出去吃,人很少,他们也不怎么聊天,就这么相对坐着吃着,心里也就觉得很满足了。
后来出来工作,两个人都不太闲——江波涛最忙。但就算这样,他也坚持每天带绿豆沙回来。
“算是一点小情趣吧。”谈及此事,江波涛笑起来。
周泽楷则更浪漫一点,尤爱搞小惊喜。回来发现家里什么物件变了样是常事——颜王还做得一手好饭。会给江波涛做小零嘴,当然的,江波涛从来不分。
这样子忙忙碌碌又温馨从容着,距离两个人同居一年了。
明天是他俩同居一周年的时候,虽然不像情人节之类的需要大肆庆祝,但一向被誉为“无时无刻不默契自然也就闪的情侣”的二人组,似乎也……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
但至少现在风平浪静。
时针指向十点半。江波涛收电脑去洗澡,周泽楷先去睡了。
江波涛出浴室就看见床上的人,侧颜无限可击。可惜的是对于江波涛说,想到面前这个人的种种可爱行为,完美侧颜营造的些微男神感立马烟消云散。
但他不打算继续想下去了。轻手轻脚爬上床。
周泽楷抱着那个他蛮喜欢的皮卡丘抱枕,是朋友送他们的新家搬迁礼物。一直都被周泽楷放床上——虽然床小,但没动过。

第二天阳光很好,江波涛难得起晚了,困意还未退去。摇摇晃晃爬下床,发现周泽楷睡在沙发上。
江波涛想周泽楷大概是怕他不够空间睡,于是自己过了来。但还是有点儿火气。
——周泽楷睁开眼睛,无与伦比的默契反而在现在有点令人想笑。
江波涛开口了:“在这里睡要感冒的……”
周泽楷没睡醒,眼睛半眯不眯,看得江波涛人有点不好:“我只说一次啊小周……”
周泽楷不理,一把把他拽到沙发上,皮卡丘抱枕滚下去,被抱的是江波涛。
“睡觉。”他说。
江波涛眨眨眼,笑起来。
周泽楷把他搂紧了点。
江波涛闭上眼睡了,阳光透过窗户跑进来,平添了些温柔之感。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做什么都好像……不太过分。
两个人一起走过以前,走向未来。始终都在对方身边。
那样温馨美好到不真实,却是存在着的。
岁月静好。

评论(4)

热度(22)